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区块链生态 查看内容
  • 1668
  • 0
  • 分享到

区块链与数字货币:从全球角度比较DCEP和Libra

2019-11-28 13:45

来源: FT中文网 作者: 严家祺

与央行数字货币不同,Libra不会是未来金融风暴的原因。货币数字化与人工智能、机器人在一起,是工业革命后的又一伟大革命。


今年10月下旬,在数字货币领域,发生了两个重要事件。一是10月23日,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多位众议员提出Libra挑战美元地位问题,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回应说,Libra储备金主要是美元,Libra不会挑战美元地位。面对被多次讨论的中国挑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如果美国放弃Libra计划,中国央行就会做数字货币。第二个事件是在美国国会听证会後5天,10月28日中国召开了首届“2019外滩金融峰会”,会议透露,中国中央银行将发行数字货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会议的一位发言人黄奇帆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两次会议,拉开了21世纪数字科技和货币领域中美两国之间的竞争的序幕。这种竞争,涉及中美两国政府不同的作用。在半导体工业的发展中,美国政府虽然起了很重要作用,但对半导体工业来说,并非核心作用。上世纪70至80年代,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政府在半导体工业发展中起了核心作用。一个倾全国或整个地区之力发展半导体工业的国家或地区,发展速度是无与伦比的。在80年代,日本取代了美国成为全球半导体的主要生产者和创造者。韩国到90年代末期成了全球第三大半导体生产国。在数字货币的竞争中,如果中国经济发展良好,人民币不发生大幅度贬值,一个倾全国之力发展的数字货币DCEP就有可能不断扩大自己在全球、特别在欧美以外的影响。

DCEP与Libra的四大区别

DCEP与Libra在技术细节上有许多不同。从全球角度比较,中国的DCEP与Libra主要有四大区别:

第一个区别是,DCEP的金融基础设施由一国凭借国家力量建设,Libra的金融基础设施主要依靠企业自己的力量建设。

第二个区别是,DCEP的价值只与人民币挂钩,以中国的国家信用作担保,Libra 以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一揽子货币的信用为基础。

第三区别是,Libra是「无国界货币」,在美国和其他地区,Libra在理论上可以产生多个竞争者;DCEP虽然可以在中国国外小范围内使用,但基本上是中国货币,没有竞争者。

第四个区别是,DCEP由中国中央银行发行,名义上等同现金,DCEP会有通胀风险,通账程度与人民币一致;而Libra会有汇率风险,Libra 储备中有相对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Libra的实际发行量必须有大致相等的现金存在,并受到货币当局的监管,它的通账程度与一揽子货币相当。

中国创造了当代“交子”

中国的央行在全球第一个发行数字货币,这是一项创举。在人类史上,早在公元10世纪末,中国就出现了称为“交子”的纸币。11世纪初,中国由国家统一发行“交子”。元朝是中国第一个以纸币为唯一流通货币的王朝。然而,宋元两朝的纸币发行,因政治腐败、滥发纸币,引起物价飞涨而失败了。欧洲首次使用的纸币是1661年由瑞典银行发行的。1705年, 约翰•劳出版《论货币和贸易:为国家供应货币的建议》,约翰•劳提出,贸易有赖货币,为摆脱金银硬币的制约,他提出建立银行,发行纸币,但他在法国的试验以失败告终。
中国宋元时代和约翰•劳在法国发行纸币的历史说明,像纸币这样对整个国家经济有重大影响的创举,要经过一个由非政府机构试验的过程,不宜由政府一下子垄断起来。与约翰•劳大致同时,英格兰银行发行纸币取得成功,是因为英格兰银行吸取了前人失败的教训。英格兰银行只允许发行一定数量的以政府证券担保的纸币,超过这一数量的所有纸币,都需有黄金作为担保。

数字货币价值的“单摆效应”

任何货币和金融资产的“名义价值”总是围绕着它的“实际价值”波动的。当严重通货膨胀和金融风暴发生时,货币和金融资产的“名义价值”必然产生一种“回复力量”,就像物理学中“单摆振动”时,单摆发生回复一样。严重通货膨胀和金融风暴是“单摆”振幅过高现象,是一种向全社会的“宣告机制”,而这种宣告,不是由政府,而是由“经济气候”向全社会宣告的。你们的钱和你们的投资,部分蒸发了、无形中消失了。美联储每一次增息降息,是向所有商业银行、金融机构和所有投资者预报,你们要改变你们的资产组合,错误的金融决策,会给你们带来损失。数字货币价值同样会产生「单摆效应」。由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一旦发生严重通账或恶性通账,这种「宣告机制」就完全由中央银行和政府承担。在一定意义上,像马多夫自首有助于化解西方式金融风暴一样,中国则以主动揭露和监禁贪官和金融犯罪分子化解金融风暴,可以说,“反腐”是一种“广义的财政政策”,实际上是金融风暴还没有发生时,在很多情况下,中国就把金融风暴“消灭在萌芽之中”了。西方的金融风暴是一次性向全社会大规模宣告,中国式反腐是无数次向小社会的小规模宣告,你们的钱和你们的投资,被一个特定的犯罪分子或贪官侵吞了。在央行发行DCEP情况下,一旦产生危机,就是中国的中央银行向全社会宣告。
Libra开创的是超越国界的全人类事业

DCEP首先是中国的事业,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近1 /5,中国发行DCEP的成功,对世界各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会提供宝贵经验。在我看来,全球货币数字化必须建立在各国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基础上,但有必要经过Libra这样的“非央行发行”过程。作为“无国界货币”,Libra不只是美国的事业,而且是为美国和全人类谋福利的事业。DCEP与Libra的发展前景会有不同。从DCEP和Libra的四大区别可以看到,DCEP的主要问题是只与一种货币——人民币挂钩,而Libra的价值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一揽子货币的信用为基础。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出现下行趋势,将对人民币未来价值大有影响,这种趋势还会进一步发展。如果在中国经济发展良好的情况下开始发行DCEP,DCEP避免严重通账的机会就会增加。

与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不同,由Facebook等企业发行数字货币Libra,不会是未来可能的金融风暴的原因。Libra的事业,不只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事业,而是超越国界的、全人类的事业,各国政府不应当在Libra诞生时,就把它“消灭在萌芽之中”,各国政府至少不应阻碍Libra开创21世纪货币革命的伟大事业 。全球货币数字化与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普及在一起,是继工业革命后的又一次伟大革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标签: DCEP Libra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