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6540
  • 0
  • 分享到

残酷现实:中国和垃圾的长期战争,才刚刚开始

2019-7-4 11:23

来源: INVEST-DATA

一场自上而下的垃圾强制分类运动开始了,但千万不要低估和人性作斗争的难度。



“你是什么垃圾”


最近,魔都的朋友们一门心思全扑在垃圾分类上了。

自从上海成了大中国第一个实行“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之后,每天早晚,海银都要接受来自社区老阿姨的灵魂拷问:你是什么垃圾?

 

能回答出自己是什么垃圾的已经比别人幸福了。

 

至少你学会了垃圾分类,懂得考虑猪的感受,“猪能吃的叫湿垃圾,猪都不要吃的叫干垃圾,猪吃了会死的叫有害垃圾,可以卖出去换猪的叫可回收垃圾”。

 

方法虽不科学,但还是要恭喜你,已经学会了养猪。

 

垃圾分类暂时做不好,也别担心,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肯下苦功夫,也能成为社区先进个体。

但是,你如果思想滑坡、不思进取,那你甚至不配被问“侬zi撒喇希”,如果你还“拒不改正,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别以为只是200块的罚款这等小事,还要上征信系统,将来会影响买房贷款的,侬晓得伐?

 

而娃娃没抓好,也会输在起跑线上。上海已经决定,全市中小学都会将垃圾分类作为“开学第一课”,垃圾分类知识还会纳入中考。各位魔都家长高度注意,以后记得要给家里的小孩多报一个垃圾分类辅导班。


这边上海人都被垃圾分类“逼疯”了,那边北广深的人也蹦跶不了多久。

 

这不,北京人一边刷着上海垃圾分类的段子,一边收到消息:“北京市将通过立法约束垃圾分类, 罚款上限将不低于上海”,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你敢想象朝阳大妈成为垃圾狙击手的样子吗?

凡是一线,皆为先锋。北上广深谁都逃不掉,期待吗一线的朋友们?

帝都在罚款方面要压魔都一头,但闷声发大财的还是深圳,乱丢个垃圾都要比别人金贵个5倍。今年2月,深圳在垃圾分类投放新规的草案中,把拒不改正者可处罚款50-100元提高10倍至500-1000元。

从高层对垃圾分类做出指示的那一刻起,一场自上而下的垃圾分类运动已经打响。到2020年底,全国46个重点城市,统统要跑步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

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石家庄、邯郸、太原、呼和浩特、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南京、苏州、杭州、宁波、合肥、铜陵、福州、厦门、南昌、宜春、郑州、济南、泰安、青岛、武汉、宜昌、长沙、广州、深圳、南宁、海口、成都、广元、德阳、贵阳、昆明、拉萨、日喀则、西安、咸阳、兰州、西宁、银川、乌鲁木齐




各位看准位置,对号入座,别急,谁都有份。


今天(201971日)是《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的第一天,图为上海城管部门开出首张责令整改通知书。图源:解放日报

中国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上海为什么突下决心要搞起垃圾分类?中国又为什么突然对垃圾分类这么急?

 

没办法,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中国是一个垃圾生产大国。早在2004年中国就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垃圾制造大国。德中环境与能源促进中心的报告显示,中国目前全国生活垃圾年产量为4亿吨左右,并以大约每年8%的速度递增。

 

但更严重的问题是,中国人这么多年来因为垃圾处理不善而付出了沉重的环境、健康代价。

 

一直以来,中国处理城市垃圾的方法是以填埋为主。

 

在2010年,导演王久良拍了一部《垃圾围城》震惊世界。这部纪录片展示了光鲜亮丽的北京被周围大大小小的垃圾场包围,它们组成了北京的“七环”,与此同时,土地、水资源的污染情况触目惊心。

2010年的北京被400多个大大小小的垃圾场包围

这些日常丢弃的垃圾,会以什么形式回归到北京市民的生活中呢?

 

可能是吹来的风、喝到的水,是以垃圾为食的猪牛羊生产的肉类奶制品,是在垃圾填埋场上种起来的有机蔬菜水果,甚至是房子、学校下面那块你不知道有没有做过修复的地……

据新华社报道,当时一位中央领导人对《垃圾围城》进行批示,北京市政府也决定投入100亿元对周边垃圾场进行治理。

 

从那时起,北京的垃圾填埋场逐渐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垃圾焚烧厂。

 

在这个城市寸土寸金的时代,在这个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时代,用焚烧代替填埋,是中国环保的大方向,也是世界解决垃圾围城困局的选择之一。

 

说到建垃圾焚烧场,各地市民几乎是谈虎色变。

 

因为垃圾焚烧带来的二噁英污染物是地球上最致命的有毒物质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介绍,二噁英排放后可远距离扩散。一旦进入人体,会长久驻留,破坏人类免疫系统、改变甲状腺激素和类固醇激素以及生殖功能,最为敏感的是影响人体发育,导致胎儿畸形。

 

虽然专家们一再解释,当焚烧温度高于850℃时,二噁英就不会产生,而现有技术完成能达到这一点。

 

但是,现实并非如此。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06年中科院环科中心调查了中国4座“最现代化”的垃圾焚烧炉,发现它们在运行了短短2~5年后,焚烧厂区半径500~2000米的土地上,二噁英含量均出现了大幅上升,其中3个厂区二噁英浓度严重超标。

 

2009年,《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广州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附近村落癌症有明显增加。

 

二噁英污染是垃圾焚烧厂的错吗?恐怕不完全是。

 

民众不做垃圾分类,是减少焚烧产生二噁英的一大阻碍。

 

在产生二噁英的机制中,有一种是前驱物合成,而前驱物必不可少的元素是——氯。哪里会有氯?厨余垃圾里有那么多的食盐(氯化钠),塑料垃圾里有那么多的聚氯乙烯……

 

为什么上海的居委大妈们在监督垃圾分类的时候,盯得最紧的是厨余等湿垃圾分类?因为中国居民生活垃圾有一个突出特点,厨余垃圾占比大,在焚烧时需要添加助燃剂,不仅导致焚烧成本增高,而且污染难控制。

 

有研究指出,如果能够做好妥善的分类处理,减少垃圾焚烧量,二噁英致癌率会有明显的下降。

 

中国人民大学在2017年发布的《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社会成本评估报告》显示,根据2015年北京市常住人口数据,再结合垃圾焚烧厂公布的二噁英数据以及风向预测全市各落地点浓度计算,结果显示:

北京市二噁英可能致癌人数之和为241人/年;


假设经过妥善分类,每年致癌人数将从241人降低至182人。



 

垃圾分类原地踏步了19年之久,民众参与度不高,那么,垃圾分类回收依靠谁呢?只能是活跃在城市各角落里的拾荒者大军。

 

曾经的北京,30万拾荒者每年能捡出30亿元,在庞大的垃圾回收江湖里,“四川人只捡垃圾,不收废品;河南人只收废品,不捡垃圾;江苏人只搞地沟油,半夜进城;河北人不进城,只能在城乡接合部接应。”

 

现在的北京,自从减量发展之后,拾荒者再无去处,垃圾分类回收只能靠每一个市民了。

 

中国人必须打赢这场垃圾战争,垃圾分类只是一个开始。


残酷现实:中国和垃圾的一场长期战争


这场战争,不止存在于人类与垃圾之间。

 

随着城市扩张的步伐在加快,一场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城市与农村之间的垃圾战争还会打响,这是我们迟早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科技日报2018年报道,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600多座大中城市中,三分之二陷入垃圾包围之中,四分之一城市已没有堆放垃圾的合适场所。

 

早在2009年,南方周末就报道,时任北京市市政管委主任陈永称:

 

“北京的填埋场都是超负荷运行,四年多不到五年垃圾就无处可填了。”

 

现在,垃圾处理又出现了新问题——城市垃圾包围农村。

2018年6月,中央四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做好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排查和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重点整治垃圾山、垃圾围村、垃圾围坝、工业污染“上山下乡”,积极消化存量,严格控制增量,要求到2020年底基本遏制城镇垃圾、工业固体废物违法违规向农村地区转移问题,基本完成农村地区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整治。

 

越来越多的问题让农村成为了回不去的故乡……

 

上面我们说到,焚烧代替填埋已经是大势所趋。5月29日,生态环境部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现阶段我们还是应该大力新建垃圾焚烧厂”。前瞻经济学人保守估计,截至2018年4月,中国生活垃圾焚烧炉数量约为898座。

 

而从2019年1-4月新建垃圾焚烧厂的分布情况,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鄙视链。

 

中国固废网统计,截至今年4月30日,2019年中国进入招标、发布资格预审结果、预中标、中标和签约的垃圾焚烧项目达76个,总投资近450亿,垃圾焚烧处理规模逾8万吨/日,这些垃圾焚烧项目基本集中在:

以河南、湖南、江西为代表的华中地区;

以河北为代表的华北区域;

以山东、浙江、江苏为代表的华东区域。



东部、南部的土地资源比较紧张,垃圾生产量大,焚烧厂多可以理解。

 

但是:

 

河南释放13个垃圾焚烧项目,暂时成为项目释放最多的省;

 

虽然受制于经济发展和地理位置等因素,东北三省开年以来接连释放多个垃圾焚烧项目;

 

半数以上项目落在区县级城市和三四线城市,且区县级城市占比更大。以河北省为例,4个月内释放的垃圾焚烧项目全部落在区县级城市,垃圾焚烧县域市场全面铺开。

 

“洋垃圾”问题让我们看到了全球化体系下的层层剥削,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垃圾输出。

 

如今中国可以将百万吨的洋垃圾拒之门外,但中国内部的垃圾又要如何转移和处理?

 

当中国走向大都市圈时代,大城市的郊区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为了居住环境、房屋升值空间、身体健康等考虑,“哪里都好,不要在我家后院”的思维更难消除,垃圾焚烧厂存在的这条鄙视链,正在进一步加速城市大分化。

 

这似乎是一场难以避免的区域冲突,中国能怎么做?难道是向更落后的地区转移垃圾吗?

 

更实际的解决办法,除了前端的垃圾分类,还有就是提高排污标准。

 

据能源专家陶光远介绍,国外对二噁英的控制是不遗余力的。德国纽伦堡垃圾焚烧厂一般至少将二噁英排放浓度控制在欧盟标准的十分之一,并且还在往百分之一的方向努力。日本的排放量一般都不到其国家标准的百分之一。“中国却不是这样。”

 

日本靠一代人的努力,才换来世界上环保水准最高的垃圾焚烧体系。

 

我们又要需要几代人,才有可能打赢这场战争。

 

中国必须要和垃圾做持久战。做好前端的垃圾分类,功在千秋,即便效益再低。


结语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垃圾强制分类也只有靠自上而下的强驱动才可能完成。

 

看看垃圾分类做到极致的瑞士,从娃娃抓起,动辄十几种分类方式,做不好还会被邻居投诉,很是能把你折磨到疯。相比之下,上海的四种分类法,甚至只是干湿分类法,已经稍显人性化了。

 

看看垃圾分类做到入魔的日本,连个垃圾处理厂都要做成超大超豪华的景点。据微博网友“舌切”称,名古屋地方政府不回收大纸箱,居民得网上预约一个民间组织,取得联系后把纸箱带去指定地点,一个月只有一天,还是定时,地点时间前一天才公布。

大阪垃圾处理厂,来源:微博@爱染香在大阪

再看看干净到像人工城的新加坡,你会感恩生活的。

 

如果你在新加坡乱丢垃圾,你会被称为“垃圾虫”。首次乱丢垃圾,罚1000-2000新元;二次乱丢垃圾,罚2000-4000新元;第三次丢,罚5000-10000新元。提醒一下,1新元等于5.08元人民币。

 

罚钱还没完事,三次再犯时,还可能面临鞭刑。你没想错,就是抽你鞭子。还记得90年代新加坡鞭打了第一个美国人麦克·菲尔,让美国社会一片哗然,甚至惊动了克林顿以私人身份给新加坡总统写信希望赦免。最终也只是从6鞭减至4鞭,新加坡的铁腕执法不是开玩笑的。

 

累犯者还要穿上“我是垃圾虫”的特制服装,在规定时间、地点去打扫公共卫生。

 

其实不难看出,垃圾分类是一项反人性的制度,千万不能低估和人性作斗争的难度。

 

但人类总是要不断与自己作斗争。

 

从原始人到穿上衣服,人类建立起了对裸体的羞耻感。

 

现在,中国人可能也会在羞耻感中慢慢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

作 者:智谷君  来 源:智谷趋势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