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6281
  • 0
  • 分享到

没病到一定程度,你千万别去创业

2019-9-11 17:56

来源: gh_d7646f8ecbd6


“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这是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去年1月25号,茅侃侃在家中开煤气自杀,享年35岁。


他曾是媒体和年轻人追捧的创业明星,但英雄的故事却没能继续。


据媒体报道,因公司经营问题,他生前饱受抑郁症困扰。


都说娱乐圈是抑郁症高发人群,其实,创业者也是抑郁症高发人群,很多知名创业者都得过重度抑郁症,比如任正非,毛大庆,张朝阳。


创业者是大众眼中的“强者”,但在现实面前却是不被理解、忍受孤独的“弱者”,甚至成了“高危群体”。


硅谷顶级创业者、投资人本·霍洛维茨在他的书《创业维艰》里说:“在我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硅谷顶级创业者如此,其他创业者会好到哪里去?


事实上,创业3年的公司,93%都会死掉,活下来的只有7%,而且,这还仅仅只是活了下来。


创业是件很苦逼的事,你要面对别人的不断否定,你要独自忍受孤独,你还要随时随地经历各种不确定性。


既然创业这么苦逼,为什么很多人还要去创业?


为了赚钱、为了名声、为了社会地位?


不可否认,这些是众多选项之一,但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些,只有3天顺境的霍洛维茨,坚持不了8年时间。


一定还有另外的、富有魔力的东西激励着创业者。


在我看来,这项富有魔力的东西,就是创业者对创业过程的热爱。


你热爱创业过程,热爱你做的事,你才有可能在艰苦的环境下,坚持下去。


所以别劝身边的人创业,因为你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极限苦逼的情况下,承受巨大心理压力,还能鼓起勇气前行。


创业是一个人的夜路,没病到一定程度,你千万别去。


一条通往孤独的路


2017年某天,刘润老师发了条朋友圈:今天特别不想去上班,但不知道向谁请假,只好去办公室。


众多创业者点赞。


如果你是员工,累了可以向老板请假,但如果你是创业者,全年无休才是你的常态。


你只能默默承受。


去年6月,戴科彬创建的猎聘在香港上市,成为在线招聘领域的第三家上市公司。


戴科彬从2008年辞职创业,到2018年公司上市,走了整整10年。


在猎聘上市的宣传片里,经纬中国合伙人肖敏、同时也是戴科彬的投资人,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在2010年戴科彬最困难的时候,有一次半夜给我打电话,说他在高速收费站没钱了怎么办?”


肖敏说,“你说怎么办啊,难道我现在给你送过去吗?你找后边的车主借一下呗。”


过了收费站,戴科彬和肖敏聊了半个小时。


后来肖敏才意识到,“戴科彬当时并不是想要什么答案,他只是想找个人聊会儿天,他太孤独了,只是不知道该联系谁。”


所有的创业者,都是孤独的,尤其是在遇到挑战的时候。


遇到挑战时,你很难和创业搭档甚至员工分享,你也很难拿回家和家人分享,这个时候,投资人可能成了你唯一的倾述对象。


更有甚者,连投资人也不敢说,因为TA怕吓跑了投资人,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


有人说,创过业的人和没创过业的人,已经是两个物种了。有些东西,经过岁月的洗礼,会刻在你的脸上,会刻在你的眼神,会刻在你的灵魂。


腾讯的人给傅盛说,马化腾经常在极度自信和极度自卑来回切换。


傅盛说他以前不理解,但现在他理解了,因为这也成了他的常态。


其实这是大多数创业者的常态。


你和别人聊你做的事,聊一个人说你这事不靠谱,聊另一个人也说你这事不靠谱,当这样的反馈多了,你就会自我怀疑,我是不是做错了?


你每天晚上睡觉前还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马上就要完蛋了,但第二天早上起来又觉得自己太牛逼了,可以改变世界。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理解这种反复无常的状态转换,当这样的情况反复发生,你也就彻底习惯了。



《奇葩说》里,柏邦妮曾感叹:心里全是苦的人,要多少甜才能填满啊。


马东回复:你错了,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


经历过的人,应该会很认同马东这句话。


如果你身边有创业者,多给TA一些温暖吧,TA心中的苦和累也许不会给你说,因为TA也怕你担心,但你给到的温暖,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会化为营养,流淌在TA全身的血液里。


在不确定的问题里

给出确定的答案


有很多人,毕生都在追求安全感,为了得到对未来的确定性,他们愿意做任何事。


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人的本能是追求安全感,追求确定性。


但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律却是不确定的,是概率分布的。


所以,这个世界也一直都是那些勇敢的人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他们知道世界的复杂性,他们包容不确定性,他们在不确定性中作出最佳决策。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滴滴创始人程维感叹:


创业者是最不容易的一群人,TA就像推开一扇门,外面是漆黑一片,那条路是不清晰的,要时时刻刻一边摸索,一边认知,一边修正。


不确定性是应该的,所以你必须是一个乐观主义的人,你必须是一个有一点无畏的人,因为在做没有人做过的事情。


对一个创业者来说,不确定性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你要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要面对资本的不确定性,要面对产品的不确定性,要面对员工的不确定性。


一个人最恐惧的时候,是没有方向感的时候,摆在你面前的,是众多的不确定性,但你作为创业者,你明知道前方迷茫,你也依然要奋不顾身的往前走。


2017年5月,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发布会会后,罗永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很高兴,觉得这次要成了,但是想着这已经是第四次有这种感觉了。”


这就是创业的常态,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只有过不完的坎儿,一直都是在路上。


对创业者来说,最大的压力就是,所有的问题到你这里都要有答案,但其实很多时候,你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你每天到公司,看见的全是依赖你的人,你能依赖的,可能只有半个。


很多人都说老板是公司的天花板,所以你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突破自己。


其实,老板不仅仅是天花板,同时也还是地板,你还需要在最底层给大家托底,为公司承重。


你既是突破瓶颈的天花板,你也是托底承重的地板。


有句扎心的文案是这样说的:在车里哭完,然后笑着走进办公室。


虽然有些夸张,但很真实。


我并不是想给众多创业者们卖惨,这是现实,我最想说的,是“理解”二字。


员工不容易,老板也不容易,当你能够看到彼此间的不容易,能够理解对方的不容易,你就慢慢走向了成熟。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可言。


员工理解老板,老板理解员工,当你试着换位思考,去理解对方时,你其实也在慢慢的接纳你心中那个不完美的自己。


所有的对抗,都是不接纳自己导致的。


在重压之下,创业者往往会陷入两种思维的误区:都是我的错、这事和我没关系。


这两种思维误区都是消极的,一种过度担责,另一种完全推卸责任。


这是情绪对抗,只会让问题越来越糟,你需要调动成长型思维,把目光盯在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上,而不仅仅只是获得情绪上的安慰。


接纳自己,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所以对创业者来说,不要过分苛责自己。


确定性和不确定性就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时刻环绕着我们,你不仅要面对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同时你还要想办法给身边的人提供确定性。


对创业者来说,只有把创业本身视作一种回报,你才能在不确定的世界里不断向前。


打工,是用确定的能力,换取确定的回报;而创业,是用不确定的风险,换取不确定的回报。


在创业过程中,你无法收获确定的回报,你唯一能确定收获的,只有创业过程本身。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一直走得很艰难,甚至有人讽刺说锤子科技不是产品驱动,而是发布会驱动。


罗永浩接受采访时说:随时发不出工资,随时倒闭,随时被债主围楼,随时给员工说我们倒闭了,那个时候是想过自杀的。


罗永浩创业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他真的热爱电子产品,以前每个阶段的电子产品他都痴迷过,比如录音机、录像机、电视、随身听等等。


快满五十岁的罗永浩,每次碰到新的电子产品,他说他还会有那种很强烈的幸福感。


如果不是因为热爱,他怎么可能坚持这么多年,忍受着不确定性,去做一个已经深陷血海里的手机市场?


他说:我希望我自己也能做出一些这样的东西,如果是为了赚钱,我大可以去做脱口秀,我喜不喜欢做,反正一年录完30期我就度假去了。


经纬中国的张颖很佩服罗永浩:借钱、卖房子、陌陌直播,他赚到的每一分钱,眼睛都不眨转眼就投到公司里,我做不到,你做到了,你比我牛逼。


为了想做的事,去做了不想做的事,这大概就是创业者的无奈吧。


创业之路充满着不确定性,一旦走上这条道,焦虑将伴随终生。


戴上紧箍咒

从此走向成佛路


今年年初,创业电影《燃点》上映,平白的剧情,日常的跟拍,却击中了无数创业者的心。


这部电影我看了三遍,感触颇深。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失败”这两个字。


中国人崇拜成功,对失败缺乏了包容。我们害怕失败,甚至嘲笑失败。


但人的一生肯定会经历无数的失败,没有失败,何来进步?


人在孩童时期学东西是最快的,长大了反而学得慢了,因为我们害怕失败,不敢再去尝试了。


失败成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燃点》上映前夕,ofo创始人戴威深陷押金事件,被法院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坐飞机动车都不方便,成了所谓的“老赖”。


电影前半段他说要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但电影外却已陷入了绝境。


26岁身价百亿,27岁跌落神坛,这大概就是创业者的跌宕人生。


我们这个社会缺少了对创业者的同情和理解,所谓咫尺天涯,指的不是距离,而是理解。


创业者通常会祝福创业者,即便他们是竞争关系,因为他们知道对方的不容易。


创业者只是一个角色而已,内核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人们却经常把他们神化或者魔化。


ofo事件,给了众多创业者至少两点启发:不是你的钱不能动、重视自由现金流。


你能赚到钱,消费者、资本家、媒体都会赞美你,但一旦人们发现你未来不赚钱,他们就会马上放弃你,再多的情怀,也救不了你。


我以前是个只讲情怀的人,但经过岁月的洗礼,我明白了,情怀和赚钱要同时兼顾,不能饿着肚子谈梦想,要尊重社会规律。


自由现金流对公司来说,再多强调它的重要性也不过分,要在能吃上大餐时,就考虑未来的粮食问题,而不是在只能喝粥的时候才去考虑。


犯错并不可怕,犯错时没有缓冲才可怕。


你骑单车走下坡时,如果没有刹车来缓冲,你会摔得很惨,但如果有刹车缓冲,你顶多速度会慢点,也不至于摔倒。


任正非说:死亡是一个哲学命题,而活下去则是一个现实命题。前些年我把“活下去”作为华为的最低纲领,现在我终于明白,“活下去”是企业的最高纲领。


《燃点》里,我印象最深的“失败者”,是草根创业者安传东。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穷二代,为了改变命运,从八线农村考到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连续创业。


他曾经梦想着能去美国敲钟,而如今他的愿望是:做一家公司,然后卖给BAT。


他创业确实也融到了钱,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燃点》里记录的是他的第二次创业,拍摄过程中,项目就失败了。


看到安传东的故事,我突然想起了我自己,同样是从八线农村走到一线城市,我们深知同样的道理:自强则万强。


安传东给他父亲说,创业,一年搞不成,两年搞不成,三年搞不成,十年我还搞不成吗。


这是他的坚持。


即便安传东每次都失败,也不应该被嘲笑,我们不应该以成败来谈论创业,这个世界是被那些愿意冒险的人推动着前进的,而冒险注定大概率失败。


在电影上映前,安传东启动了第三次创业,并拿到了800万Pre-A轮融资,祝福他。


我们为什么会害怕失败?


因为我们总是以终局思维来思考问题,我们会把这个事的结果当作是自己一生都需要背负的标签。


你创业成功了,你就是成功者,你创业失败了,你就是失败者,我们总是这样来划等号。


但你要知道,这并不是最终的结局,人生路还有很长。


凯叔曾经问朱一帆,如果公司宣布破产,你能不能接受?


朱一帆说:不能。


凯叔说,我能接受。做任何事都有失败的概率,为什么你就可以在逻辑之外?接受了,反而动作不会变形,不会只关注眼前利益,才会有强大的延时满足能力。


企业的失败,不是创业者人生的失败,因为你随时可以重头再来。你和公司之间有一条边界,就像你和你的孩子之间一样。


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创立美团之前,就失败了很多次。但他毫不害怕失败,一直在不断尝试新的东西。


他极力推崇《有限与无限的游戏》这本书。有限的游戏有一个明确的结局,而无限的游戏,则没有输赢,可以一直玩下去。


看不到结局的游戏,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无法忍受,但王兴却乐此不疲,他不在乎输赢,他就是喜欢比赛。


对创业者来说,接受自己的失败是一堂必修课。


你以为你是在死磕对手,死磕这个世界,其实你只是在死磕你自己而已。一个人最难的是对自己内心的控制。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为了保护紫霞仙子,戴上了紧箍咒。


创业的过程,就是从至尊宝变为孙悟空的过程,这是你的一场修行,你只有戴上了紧箍咒,才能走上成佛之路。


孤独、不确定性、失败……这些都是你无可回避的朋友。


修行成功,你成了斗战胜佛,修行不成功,你成了六耳猕猴,被乱棍打死。


我很喜欢的苏东坡,他一生不是在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



被贬黄州时,他开辟了一块地,当起了农民,发明了东坡肉,还做起了慈善。


被贬惠州时,“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就是他的人生态度。


被贬海南时,在环境极度恶劣的情况下,他又研究起了生蚝的吃法。


这就是苏东坡的人生态度,他玩的是无限的游戏。


人生是一个过程,而不是某个固定的节点。


唐僧成佛,不是因为他最终取得了真经,而是因为取经路上他经历了人生的九九八十一难。


人生即绕路

我不知道

从哪里开始算绕路

因为绕路

所以途中耽搁

没有比途中耽搁更快乐的事

也许

绕路才是货真价实的人生


——坂本健一


人生就像骑单车,有上坡,有下坡,是一个整体。创业也一样。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