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1013
  • 0
  • 分享到

玩具内藏4000只虫卵,外来物种正在你身边悄悄繁衍。

2020-9-27 09:04

来源:

者|简七七


01

  

一个脏兮兮的圣诞玩偶在办理入境手续时,引起了大连机场海关人员的注意,拆开一看,果然内藏“玄机”。


 

玩偶肚子里有41粒虫茧,每一粒虫茧内有上百枚虫卵,这4000只虫卵差一点就顺利入境。


 

想想都觉得后怕。

 

这种情况,海关人员也是第一次碰到。

 

但想到国内有不少人把该虫卵孵化后的魔化螳螂当宠物养,有买卖就有市场,总需要进货渠道,有人铤而走险,也就不奇怪了。

 

魔化螳螂的老家在非洲,这次的虫卵出发地就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如果没有被查获,几天后应该会被送到吉林吉安市,上架到网络上,通过网络销售的方式分散到全国各地。


 

如果有一天,魔化螳螂的艳丽外表不能再取悦主人,被弃养就是它的宿命。

 

魔化螳螂是整个螳螂家族里体型最巨大的,可以长到10到13公分,有螳螂之王的名号。

 

雄性的魔化螳螂还有“瞒天过海”的本事,停在花朵上,很难被发现。


 

它一旦进入当地的自然环境,引起的食物链地震级数是未知的;

 

它身上携带的病毒,是否会引起动植物的新疫情,是未知的;

 

多少物种因为它的突然到来而灭绝,也是未知的。

 

正因为未知,才更可怕。


02


几乎所有入侵生物的危害,都有一个“滞后期”,当我们发现它们泛滥成灾时,已经拿它们束手无策。


生活在南美洲的吸盘鱼,学名甲鲶,有人看上了它抽象的外表,引进国内当观赏鱼。


不知道哪位营销鬼才,找到了它的最大卖点——清洁功能,还赐予它新的本地化名字,清道夫鱼。


一时之间,变成热销品。



但是当虚假宣传被识破,很多人把清道夫鱼放生到附近的池塘湖泊,河中其他鱼种也迎来了死亡威胁。


只要河中出现几条清道夫鱼,它们就会变成最强王者。


这里没有它的天敌,它却喜欢吞食其他鱼种的鱼卵,一天可以吃掉3000~5000粒鱼卵,也会吞食鱼苗,导致本地鱼类无法繁殖后代,最终走向灭亡。


当然有人会说,死掉几种本地鱼类不是什么大事,菜市场可供选择的鱼类已经够多了,随便吃。


但别忘了,食物链上的每一环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蝴蝶效应也同样发生在食物链上。


我们这么多年致力于保护物种的多样性,不是人类的沽名钓誉,而是人类的自保。


上世纪水葫芦刚来中国时,我们只看到了它的益处,能当观赏花也能当畜禽的饲料。而最近几年,它成了人人喊打的生态杀手。



以它在8个月内,一棵能分蘖成6万棵的超强繁殖速度,一旦失控,其他的水生植物几乎全灭,鱼虾也会因为缺氧而死。


仅浙江温州一个市,每年用于人工打捞水葫芦的费用就近千万元。


物种入侵造成的灾害,从来不局限于动植物界,人类是大自然中的一员,当然不可能独自安好。

 

03

 

起初,沙漠蝗虫在非洲泛滥成灾时,远隔万里,没人在意。

 

我们大多在新闻报道里见识到它们的厉害。


 

当沙漠蝗虫飞到了印度,距离中国只有一座喜马拉雅山时,国内的气氛空前紧张,提前想好了各种对策,目标是“不起飞、不扩散、不成灾”。

 

幸好是虚惊一场,沙漠蝗灾没来。

 

但见识了非洲和印度遭遇沙漠蝗虫灾难后的惨状,海关对沙漠蝗虫也多有防备。

 

4月份,上海海关首次在现场检疫时,在一批不锈钢板的木质包装上,发现一只活体蝗虫,雄性的。

 

千防万防,阻止了沙漠蝗虫的入境。

 

但不请自来的草地贪夜蛾,却早早开始在我国“安营扎寨”。

 

草地贪夜蛾自从去年首次在我国云南被发现,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全国22个省份都发现了草地贪夜蛾的行踪。

 

根据今年农业农村部的监测,农田的见虫面积高达1239万亩,在台风的助力下,草地贪夜蛾的北迁速度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月左右。


 

草地贪夜蛾到底是什么幺蛾子?


 

它原产于美洲,是一种暴食性昆虫,最喜欢的食物是玉米。

 

而我国是全球第二大玉米产国。

 

玉米在中国国内,地位也不容小觑。玉米产量在中国的谷物生产中占比42%。

 

玉米不仅人要吃,还是重要的动物饲料。

 

草地贪夜蛾一来,中国的玉米产量势必会受到影响。中国的粮食如今是饿不到中国人,但也不是拿来给这些外来物种霍霍的。

 

04


生物入侵对农业的影响是最直接的,农村对它们造成的灾难当然深有感触。


其实城市也深受其害,只是我们没注意,所以不知道。


每到夏秋季节,医院收治的花粉过敏病人会急剧上升。


根据当地医院的统计结果表明,豚草已经变成青岛地区花粉症的主要病因之一。在青岛地区夏秋致敏花粉里,豚草花粉能排到第三位。


豚草生长在路边,其花粉极易造成呼吸道过敏。人一旦过敏,就会不停咳嗽,流鼻涕,严重时还会引起过敏性鼻炎。



豚草原来生长于北美洲,上世纪发现于杭州,现在扩散到大约15个省份。


最难受的是,这个城市一旦被豚草占领,对此花粉过敏的人就无处可逃。


不敢开窗,平时出门随时带口罩,那时候还没有新冠疫情。


而这种过敏症状无法根治,只能依靠药物稍加控制。


不少病人,因此举家搬迁。


而被全世界都提防的入侵物种,进入城市后,人在它面前,只有遭罪的份。


红火蚁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所收录的最具有破坏力的入侵生物之一,近些年才来到中国。被它叮咬后,会有性命危险。



在国外,已经有真实的死亡事例。


1998年,在美国有2起红火蚁直接叮咬而死亡的事故。


在中国台湾,一名桃园妇人遭到红火蚁叮咬后,出现呕吐,一年之内就死亡。


在中国广东,邓女士在市区花园游玩时,不小心被红火蚂咬伤,紧急送往医院救治,两个小时才脱离危险。


小小的红火蚁看起来不起眼,却致命。


05


物种入侵的危险正逐渐向我们逼近。但我们总是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


有人用小龙虾的例子佐证物种入侵,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真的这样吗?


有些外来物种,我们以为能吃,甚至吃了很多年后才发现,它们有害健康。


想当年,南美的福寿螺进入中国后,被当作致富的经济物种进行大力推广。爆炒福寿螺这道菜,一度横扫大中小城市的夜市排档,满足食客们的味蕾。


 

但福寿螺的肉质有一个特点,加热过长会变硬,降低口感。所以商家会刻意缩短加热时间,隐患也显现出来。

 

2006年,北京福寿螺事件爆发,因食用福寿螺而患上“广州管圆线虫病”的患者达到87例,其中重症病例16人。


一只福寿螺中含有寄生虫少则3000条,多则6000条!

 

在受害者的头颅影像里,出现病灶白点,而这些白点,其实全是管圆线虫。


 

福寿螺在烹饪过程中,身上未被消灭的管圆线虫,通过食客的嘴,吃进肚子里,然后从消化系统出逃钻进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在脑脊液中游泳。

 

最严重的后果是,食客会出现脑水肿,嗜酸性粒细胞脑膜炎等疾病,严重可致残、致死。


管圆线虫甚至会钻进人的眼睛里,造成暂时性失明。


事故发生后,福寿螺在饭桌上全线撤退,但近些年有些商家竟然拿福寿螺冒充田螺,照卖不误。


中标的顾客把治疗“广州管圆线虫病”的经历发布到网络,希望引起大家的重视。



怀着宝宝的她,在蜜月旅行中随意走进一家饭店,点了一盘酱爆田螺。


菜单中标注的是田螺,真正食材却是福寿螺。


半个月的时间内,从简单的头痛发热发展到呼吸不畅,不能走路。


看遍当地的各大医院却一直不能确诊具体病因,最后狠下心做了腰椎穿刺抽脑脊液,才发现寄生虫已经入侵脑部。


之后便是漫长的治疗,腹中的孩子被迫放弃。


她还千里迢迢专门跑到当年北京福寿螺事件中所对口的北京友谊医院,继续后续治疗。


她只吃了四五个啊,却搭上了半年的时间躺在医院受苦受疼,扎了将近300瓶水,吃了十几盒打虫药,因为大量使用激素和药物,脸和身材都变形了。


除了呼吁有关部门加强对外来物种的管理和监督。


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做点什么,避免这些灾难降落在我们身上,发生在我们身边。


防范于未然,要比亡羊补牢好。


  • 回国入关时,检查自己的衣物和鞋底,是否有外国的种子或虫卵附着在上面。


  • 不要轻易饲养外来物种当宠物,已经饲养的,不要随意把它们放生进大自然。


  • 出门在外吃饭时,留个心眼,分不清田螺和福寿螺,咱就上网查查。


在物种入侵这件事上,别当帮凶,也别忘了保护自己。


最重要的还是心态上的重视,物种入侵不是小事,它和我们息息相关。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4728351进行反馈。

添加新手交流群:币种分析、每日早晚盘分析

添加助理微信,一对一亲自指导:qiuxuhui510208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