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3928
  • 1
  • 分享到

马云的讲话,充满了对金融的“无知与傲慢”!

2020-10-28 22:14

来源:


文/宋光辉


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的一席讲话,激起千尺浪。依旧的表达欲望强烈、依旧的语出惊人,依旧的犀利俏皮,马云多年的演讲功力果然不是盖的。在一个众多金融监管领导与金融家参加的峰会:


  • 马云先是批评监管落后,巴塞尔协议无效且有害,

  • 再指出中国金融没有系统(即不成体系),

  • 然后是贬低银行是当铺,

  • 后面再发表了监管跟不上形势发展,

  • 还有关于数字货币等方面的观点。


真的指哪打哪,有如朋友闲谈,好不过瘾。


马云的讲话,我作为一个金融从业人员是不认同的。虽然说言多必失,观点多了有对有错,实属正常。我更为在意的是马云的讲话,不合时宜,而且很多批评充满了对金融的无知与傲慢!这种无知与傲慢,我不能接受。


这就好比我去参加一个淘宝组织的电商大会,在会上发表一些诸如


“电子商务过度发展影响线下实体店铺经营致众多业主破产,很多淘宝商家创造新无力假冒来劲,淘宝监管无力导致假货遍地横行”的观点。


先不论这些观点正确与否,单就在这种场合而言,这些言语本身就是一种欠揍的行为。如果我再加上一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只能做做应用层面的创新,IT行业没有核心技术,依赖于国外系统或是开源软件,属于无根之草“的观点,那更是得罪天下一大片了。


下面我们对于马云的观点做点具体讨论。本来呢,马云作为一个非金融专业人士,对于其观点,我是不应该吹毛求疵的。但是马云既然称自己的讲话是“非专业人士的专业观点”。从马云的俏皮抖机灵的风格来讲,这个话是不是有暗含专业人士的观点不专业的意思呢?当然这有点过度解读了。


既然自称专业观点,那当然就可以也应该接受专业性的高要求和更为严苛的评价了。



首先是“无知”!


对于巴塞尔协议的评论,充分体现了这一点。金融监管寻求的是“服务实体经济与保护投资者的平衡”


  • 一味控制风险,不利于服务实体经济,不对。

  • 一味不顾风险,导致投资者利用受到损害,也不对。


巴塞尔协议的内容非常丰富,此处无法展开。巴塞尔协议的核心内容之一是资本充足率,就是商业银行必须为持有的风险资产,提供相应的资本金。其目就是让银行股东提供的资本金,来保护普通储户的。银行面向大众吸收存款,且对大众存款具有“刚性兑付”的法定义务。


如果不对股东的资本金做出要求,股东能够“空手套白狼”,那么“刚性兑付”就是虚假承诺。这与普通企业开出空头支票有何区别?我到淘宝开个店,你还要先扣我的货款,怕我卷款而跑呢。


巴塞尔协议当然存在问题,无法做到尽善尽美。自上世纪80年代推出以后,几次改版,不断修正,以试图跟上金融体系发展的新形势。按照互联网的说法,就是在“不断迭代”。同样是人造之物,为何对于软件与政策,要厚此薄彼呢?


更为关键的是,马云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巴塞尔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如果只是发表观点,当然是马云个人的言论自由,但是马云却在发表“专业观点”!而且马云当前的地位,很多观点会有重大的影响,可谓金口玉言,能不慎重吗?


根据马云讲话后面的内容,马云是不认可的商业银行的能力的,也不认可当前的金融体系,是希望更多金融创新的。马云之前还曾提到过要改变银行或甚至要革掉银行的命的。


而巴塞尔协议正是革掉银行的命的重要政策,从而成为诸多金融创新的推动力量。巴塞尔协议通过限制商业银行的杠杆率,让商业银行的扩张受到限制,从而革掉了商业银行的命。美国自巴塞尔协议推出以来,资产证券化发展迅速、投资银行崛起、股市繁荣、创投活跃。这些事件,不能够是仅仅理解是时间上的先后关系,而是存在着因果关系。


马云是个商人,经商是其专业,马云发表的关于商业上的观点,绝对属于专业观点。马云对于彼得林奇的“竞争有害企业健康”应该心有戚戚焉。阿里做出的很多所有获取流量的投资,无非也就是想要限制互联网领域特定行业的竞争,以谋得垄断利润。


从竞争的角度,各类创新金融,与商业银行存在竞争关系:


  • 有的是直接竞争,比如说蚂蚁金服的“花呗”和“借呗”等短期消费贷款,和商业银行信用卡,就是直接的竞争关系。

  • 有的是间接竞争,比如说资本市场,和商业银行的存款,争夺居民的资金。


限制商业银行的巴塞尔协议,恰恰是实现马云所希望达到的诸多目标的有效手段。


要真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中国这些年的金融监管存在的问题,不是实施巴塞尔协议引起的问题,而是巴塞尔协议执行不到位的问题。商业银行通过“刚性兑付、资金池”等违规操作的银行理财业务,变相突破了巴塞尔协议的资本约束。补上漏洞,先是宏观审慎监管,后是“资管新规”,补上了这个漏洞。



其次是“傲慢”!


马云的讲话,对于自身风险管理能力的过度自信,以及对于金融企业风险管理能力的轻视。傲慢的部分原因当然是无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成功!这是一个赢者通吃的时代。


中国很多时候讲究话语权,尤其是在“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非硬核科技领域。中国文化中存在着“人微言轻”的现像,其对应的一面就是“语因人对”。观点对错,有的时候不是因为观点是什么,而是因为讲出观点的是什么人。


从我自已的面对内心的诚实评价来讲,或许是我自已的傲慢,我认为,由于术业有专攻,马云对于金融的理解,和我还是有一点差距的。当然,我对赚钱的认知和把握,连马云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马云的金融比我们做的成功,比所有金融行业的人都成功。这才给了马云做“专业评论”的底气。这也正应了“金融讲究的是实力,而不是专业”的普遍规律。在绝对实力面前,专业算个屁!



 

据说前苏联总统赫鲁晓夫特别喜欢评论艺术,而且很喜欢对艺术家的创作进行微观指点,也是一个微操达人。有部下曾经委婉的规劝其少发表点艺术领域的专业观点,以免“出丑”。赫鲁晓夫倒是直率的可爱:


“我当普通老百姓的时候,你们说我不懂艺术,我当州长的时候,你们还说我不懂艺术,我现在都当了苏联联席部长会议主席了,难道还不懂艺术吗?”


因为自身的成功,尊重实力,忽视术业有专攻,轻视专业人士。这是典型的傲慢,是成功人士的通病。这种傲慢,也是中国学术研究和技术创新难以取得突破的重要原因。


单就马云讲话的具体内容。马云贬低商业银行为当铺,认为商业银行过度依赖于抵押品,这体现了不尊重对手的一种傲慢。我看到微信圈里,很多商业银行的朋友对此观点,尤其耿耿与怀。


当前中国金融最难的就是中小企业融资。商业银行在响应国家号召以及求得自身发展的情况下,做出有益的尝试。但是由于没有抵押品,加之中国信用体系的不健全,这些尝试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对于做出这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尝试的商业银行,如平安银行、民生银行等,我们应该给予理解与尊重,而不是嘲笑与贬低。


正如IT行业的一句名言:“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觉得商业银行不行的,你可以自己上。作者也一直批评商业银行的“重抵押与担保,轻现金流分析”的操作模式,也一直有推广结构化金融技术。但是苦于自身没有实力,难以将理念与技术付诸实际行动。


蚂蚁金服是有这个实力的,至少做个几百亿元上千亿元,还是可以做的。没有金融牌照?通过蚂蚁金服下设的小额贷款公司,是可以合法放贷给中小微企业的。


一个创新,是可以成立信托计划,蚂蚁金服先购买信托计划,然后通过信托也可以合法合规将资金放贷给中小微企业的。这不但合法合规,而且国家还大力支持。


对于缺乏有效抵押品的中小企业,蚂蚁金服有这么做了吗?蚂蚁金服有愿意承担风险,去做些利国利民且高难度的事情了吗?我知道蚂蚁金服是有个小额贷款公司的,但是基本发放的都是针对个人的小额的消费贷。


这些小额分散的消费贷,其风险相比中小企业的信用风险,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在国外的金融认知体系里,这类小额分散的消费贷,属于“标准化融资”,是金融机构能够批量处理,不需要特别金融能力的业务。


恕我直言,马云旗下的这些消费贷业务,虽然能够为企业带来丰厚利润,几乎没有为社会做出有效贡献。原因倒不是因为消费贷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这些消费贷的规模太小、期限太短了。金融的核心作用是跨期的资源配置。这类消费贷无法做到。


真正的消费贷,是让那些原本没有能力消费,但是未来能够实现收入增长的人群当期可以消费。这种消费贷,能够提升社会福利。比如作者毕业时,身无分文,想来场旅行,却是“有时间的时候却没有钱”。而情境已过,现在虽然有钱了,却没有毕业旅行的心境了。如果能在我毕业的时候,能够向马云低息借得一万两万,在我毕业五年后收入提高之后偿还,该有多好呀。


而现在的这些短期限的消费贷呢?期限是一年,半年甚至更短。这么短的时间里,贷款人的收入能有多大提高呢?这种消费贷就是起到诱导消费,利用人的急于享受的非理性,把半年之后的消费提前到当前。消费福利难有改善,何况利息还不低。


马云认为未来的金融风险管理依赖于大数据,这既是一种无知,也在无意中透露出来一种傲慢,对于自身获取大数据的能力的傲慢,对于自身掌握了大数据而获得的实力的傲慢。



无知是指金融风险管理即不靠抵押品,也不靠大数据,或者说金融风险管理既靠抵押品,也靠大数据。无论抵押品,还是大数据,都是金融风险管理的一种手段。金融风险管理真正可以依靠的,最终只能诚信而专业即德才兼备的金融劳动者。


如有可靠的抵押品却弃而不用,这是一种骄傲或矫情。中国当前金融体系中存在着巨量的房地产。这是非常宝贵的可以用于有效进行风险管理的抵押品,如何盘活这么些抵押品是金融行业的重要问题。


  • 国外有房屋权益贷款,

  • 国内则有泛华金融等机构的房抵贷。


房屋持有人则借有银行抵押贷款的同时,有超额的权益,可以进行二押,获得贷款。


至于大数据,按照知识工程学,从数据到信息,再到知识,再到智慧,再到真理,还有很长的路径。实现这中间的路径,需要的是人才或是劳动者!


第谷每天夜观天象,细致记录,形成数据。而开普勒从中获取信息,并且总结出行星运行的规律,提练知识。牛顿则通过其思考、顿悟、求索,最后提出万有引力定律,解释一切天体运行的现像,达到智慧,甚至逼近真理。没有专业劳动者的思考求索,记录的数据再多,也没有价值。


讲到商业管理的时候,身为成功企业家的马云曾经有观点认为,由于商业决策及人性的的复杂性,任何数据和模型都无法取代企业家的直觉与主观判断,何以在同样复杂的金融决策方面,数据和模型就能够取代金融家的直觉与主观判断?如果,我说蚂蚁金服不需要CEO,也不需要董事会,只要依靠数据、模型加上人工智能就可以了,这不是一种傲慢,又是什么!


孔子问人不问马,而当前呢,对于大数据是保护与爱惜,对于劳动者呢,则是“996”。当前很多观点将大数据视为一种资产,对于大数据的过度重视,相对而言就是对金融行业的劳动者或人才的轻视与傲慢。



当然也有为了中国金融向好发展的一片好意


无庸置疑,马云是热爱中国的,也是热爱中国经济与金融的,马云从中国经济发展中获得的东西,远超过其他人。马云的很多批评是“爱之深,责之切”吧。


对于马云以及蚂蚁金服,我是没有成见的。很多年前,作者非常支持余额宝等金融创新方面的开拓。在当时有银行攻击余额宝是提高了资金成本的时候,也写过文章,为余额宝辨护。我一直认为,余额宝提高了资金成本是一种无稽之谈,也是一种欲加之罪。余额宝除了自身收取的千几的费用,其余的都由用户获得了,而这本来就是用户应得的。


然而,或许是成功之后的膨胀,事情发生变化了。


大家有印象的,应该还记得在2017年前后,由于支付宝在第三方支付领域的过度成功,影响了行业的生态。央行曾经出文进行治理。当时马云发出不当言论,提出,打败我们的是一张纸!被媒体大为报道,广为流传!从这点来讲,马云当前的这种无知与傲慢,早有苗头。


当时作者就想写一篇文章,进行批评。一个用以规范市场运行秩序的政策,盖着国家行政部门的公章,体现国家意志而代表大众利益,属于法律法规一部分的重要事物,居然被当作一张纸!这种对规则和大众利益的轻视,属于对权力的傲慢。这种傲慢,引起的后果可能是致命的。


我对蚂蚁金服的态度转变,从支持到批评不是我变了,作者还是叨丝一个,而是蚂蚁金服变了,从打破银行垄断推动金融创新,到自身希望获得垄断收益,固步自封,事物发生了变化了。


我的本文的偏激以及过于苛责的批评,也算是一种“爱之深而责之切”吧。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4728351进行反馈。

添加新手交流群:币种分析、每日早晚盘分析

添加助理微信,一对一亲自指导:qiuxuhui510208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 佩林

    大家都认为马云不是金融圈专业人士,在我看来,他已经超越这个程度了,仔细想想看,蚂蚁金服定位是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干的却实放贷款金融业务,这样做唯一解释就是让马云既享受了金融业高利润又避开了金融监管,我觉得这构思精妙无比,无人可及,最后再伪装成金融外行来规避监管和打击,厉害啊

    引用

    2020-10-30 14:00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