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7376
  • 0
  • 分享到

碳交易单价持续保持高位水平,未来亟需强化市场机制传导

2021-8-9 14:31

来源:

三菱日联银行(中国)有限公司

咨询调研部

李  博


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以下简称“全国ETS市场”)于7月16日在上海宣布正式上线开始交易。中国政府自2017年出台《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规划》以来,经过4年的缜密规划终于得以实现上线交易。上线首日的碳排放权交易量即超过410万吨,交易金额超过2.1亿元,交易单价由开盘时的48元/吨,上涨至收盘时的52.8元/吨,上涨4.8元(+6.73%)。近期,该市场的交易量平稳,交易单价(开盘价)在52-53元/吨附近震荡,虽略低于7月23日最高值56.52元/吨,但仍处于高位。当碳排放权需求(购买量)大于供应(出售量)时,单价将保持上涨趋势,今后参与碳排放权交易的企业将持续增加,市场规模和交易量以及交易频率也将持续提升。交易规模的扩大会反向带动价值发现,成为进一步推升碳排放权交易单价的动力之一,从而形成促进企业自主减排的良性循环。


中国政府于2020年9月向全世界发布了中国的碳中和目标,即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至2060年前努力实现碳中和。实现上述“3060目标”的关键在于减少企业端的二氧化碳实际排放量,而建立成熟的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则是实现该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


本文围绕7月16日开始上线交易的全国ETS市场为中心,重点对近期市场动态、全国ETS市场对地方ETS市场的影响、以及全国ETS市场的未来走向进行分析和展望。


1

全国ETS市场正式启动

全国ETS市场正式启动两周,作为全国ETS市场的初级阶段,共有2,162家火电企业被列为重点排放企业强制纳入全国ETS交易体系。该数量比此前报道的2,225家企业略有减少。据上海能源环境交易所介绍,其原因包括提交申请文件不合格以及无法确定二氧化碳排放额度等。据报道,交易开始当天,上海能源环境交易所向浙江能源集团、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中国大唐集团、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华电集团、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申能集团、华润电力等代表企业颁发了参与碳排放权交易证。

全国ETS市场的交易类型目前仅包括CEA(碳排放配额)和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两种,未来计划增加诸如期货交易等丰富交易产品种类。在对7月16日至今的交易量进行整理后我们可以发现,上线首日至7月30日的CEA累计交易量虽已达到505.2万吨,但若扣除首日交易的410.4万吨,7月19日这一周的日均交易量已回落至15万吨左右,而7月26日至30日的交易量更是下滑至日均个位数,7月30日单日交易量仅为4万吨 (图表1) 。


关于全国ETS市场的交易方式,目前主流的交易方式是预先设定可排放额上限(Cap),之后在拥有该限额的各交易参与者之间找出剩余和不足最终实现交易,即所谓的“Cap and Trend”方式。同时,也可以通过协议交易和竞拍的方式实现交易。其中,协议交易还可分为大宗协议交易和公开招募型协议交易,大宗协议交易单次交易量最小申报额按CO2换算须为10万吨以上,交易单价按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30%协商决定。公开募集型协议交易单次交易量最大申报量按CO2换算须为10万吨以下,交易单价按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10%协商决定。事实上在全国ETS市场开始交易以来已有两次大宗协议交易记录,其中首次交易为7月21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从华润集团手中购入10万吨CEA(对价529.2万元),第2次为7月28日的80万吨CEA(对价3278.4万元,未公布具体交易方信息)。


全国ETS市场的交易对象目前仅包括2,162家火电企业。预计“十四五”期间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造纸、航空等行业将依次被纳入全国ETS市场,如果得以顺利推进,全国ETS市场将涵盖全国碳排放总量的近90%(图表2、图表3)。



2

全国ETS市场对现有地方ETS市场的影响

笔者于今年5月访问了南方某地方碳排放权交易所,并就全国ETS市场对该交易所的影响进行了访谈。该交易所专家指出:“当全国ETS市场开始交易时,此前已经在地方市场进行交易的排放企业将被转移至全国市场,而区域市场的交易规模也会因此受到影响。若交易规模长期缩小,地方ETS市场的交易单价或将持续下降,还会削弱地方ETS市场的收益能力”。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21年7月14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曾经强调:“建设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是利用市场机制控制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与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的重要政策工具。”同时指出:“全国碳市场建设以后,地方的碳市场要逐步地向全国碳市场过渡。目前,全国碳市场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参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不再参加地方碳市场的交易。避免一个企业既参加地方碳市场又参加全国碳市场的情况。”据此也可以看出上述地方ETS市场人士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随着全国ETS市场涵盖行业的扩大,地方ETS市场或将面临全盘并入全国ETS市场的结局。


目前,国内7大地方ETS市场的交易量和交易金额如图表4所示,其中北京、湖北、重庆仍保持整体扩张的趋势,而上海、深圳、广州则呈现持平或略有下降的情况(天津近期无交易)。地方ETS市场的交易单价基本取决于交易量和交易频率的高低。由于全国ETS市场刚刚起步,其对地方ETS市场的影响尚未显现,但7月16日以后上海、深圳、广州市场的交易量曾出现零交易。不可否认全国ETS市场对地方ETS市场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挤出效应 (Crowding-out Effect)”。此外,在价格方面,目前全国ETS市场交易单价虽有小幅波动,但总体较地方ETS市场均价仍高出20元/吨左右。地方ETS市场未来将在排放额度以及交易单价的设定上参考全国ETS市场,因此虽然全国市场的规模扩张会迫使地方ETS市场缩小交易规模,但交易单价或将继续保持平稳,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


3

全国ETS市场的未来走向

中国自2013年起确立7个城市作为先行试点地区建立地方ETS市场以来,各地方ETS市场的成绩有目共睹。在地方ETS市场运行8年后,全国ETS市场应运而生,可谓是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虽然如上文所述,目前的交易目标仅限部分火电企业,规模尚有扩大的空间,但未来若剩余的7个产业逐步进入交易体系,参与交易的企业数量将会大幅增加。此外,随着近期地方政府加强对环境制度建设的推进,环保领域“强监管”未来或将成为主流,企业应对上述变化会促使其自主减排,因此在全国ETS市场的交易频率将增加。同时,若引入期货交易等有利于促进交易产品多样化的举措得以落地,也将会促进碳排放权交易的价值发现,有助于形成“交易带动交易”的良性循环。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全国ETS市场交易刚刚开始,在目前的情况下,政策制度因素对其影响仍然很大。在排放权分配和交易单价以及履约评价方面,市场机制尚难以发挥其作用。但毋庸置疑上述问题在全国ETS市场逐渐成熟和规范后都将得以改善。这些问题在欧美发达国家ETS市场建设的过程中也同样出现过,因此在制度设计和政策制定过程中积极参考欧美先行者的经验和教训也尤为重要。欧盟是世界上最关注环保减碳的地区之一,迄今为止欧盟成员国组成的EU-ETS市场也是全世界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EU-ETS同样采用“Cap and Trade”方式体现碳排放权的价值,但由于其成熟度高,目前拍卖方式已经成为其最重要的碳排放权获取方式。采取相同策略的还有美国区域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制度“美国东北部GHG减排计划(RGGI)”和“西部气候倡议(WCI)”,以及韩国排放权交易制度(K-ETS)等。由此可见,未来实行有偿排放配额供给,进一步强化市场机制可能是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发展的一大趋势。


同时,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推进碳减排的过程中还必须维持相关产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目前全国ETS市场的交易单价约为50元/吨,部分专家曾表示,“碳排放权交易单价过高加重购买方负担,最终将导致中长期参与交易的意愿下降”。中国电力供给的60%以上来源于火力发电,而该领域企业的经营负担加重会导致电力价格快速上涨,全国ETS市场的经济效率性则会大打折扣。因此,未来不仅要发现并提升碳排放权的价值,同时还要提高碳排放权价格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这也是对制度设计和参与者的最大考验。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