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区块链生态 查看内容
  • 2488
  • 0
  • 分享到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理性看待网络数字币

2018-11-7 11:49

来源: 01Binary

11月3日下午,北京金博会区块链专场论坛在北京展览馆隆重开幕。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先生登台演讲。他表示:要想把握网络上的加密数字币,首先要准确地认知我们今天的货币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如果我们连货币都讲不清楚的话,当然就讲不清楚网络的加密数字币到底是什么,我们要重新梳理、准确把握货币的本质和演变的逻辑。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理性看待网络数字币


演讲正文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好!借着这个机会,和大家做一点交流。

十年前,在美国时间2008年11月31号下午2:10,一个名为钟本聪的人在一个邮箱当中发出了一个邮件,叫做“BitCoin Electronic Cash System”,也就是比特币白皮书。之后刚刚过去十年,网络数字加密货币和后面应用的区块链技术在全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中国也在这个过程当中走到了全世界的前列。但是在它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也产生了很多很多的问题,引起了极大的争论,包括网络币到底是不是货币?不光是在社会上,金融从业人员、金融理论研究学者当中都产生了极大的争论。很多人认为,像比特币、比特币区块链将产生极大的影响,有人说区块链是信任的机器,人们相互之间不用认识就可以直接做交易,有人说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不同于现在的信息互联网。比特币将颠覆法定货币体系,区块链将颠覆传统交易网络,而且区块链是去中心、去中介,将会再造生产关系,可以引发我们无限的想像。但也有人认为,这些都纯属胡扯,甚至像摩根大通的总裁、“末日博士”卢比尼先生都坚定地认为这些纯属骗人,所谓网络的加密数字币一点价值都没有。现在发展区块链也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在发展区块链的时候到底要不要有币?目前我们都在探索无币区块链,到底要不要有币?今天对区块链的争论最重要的就是区块链当中的币我们应该怎么看,借着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要想把握网络上的加密数字币,首先要准确地认知我们今天的货币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如果我们连货币都讲不清楚的话,当然就讲不清楚网络的加密数字币到底是什么,我们要重新梳理、准确把握货币的本质和演变的逻辑。

我们知道,货币在人类历史上已经运行了几千年,从最原始的实物货币到一个又一个国家规制化的金属货币,到金属本位制下的纸币,再到去金属本位质的信用货币,人们认为它在继续走,已经不再需要实物的纸币,完全可以做到电子化、数字化,从有形的货币变成无形的货币,但是从本质上来讲,今天有形无形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它不再是一个实物的东西,而是一个信用的东西。为什么是这样一步一步转化过来的呢?货币发展的过程当中,特别是有了纸币以后,人们逐步认识到货币在人类社会上将越来越重要,未来将是不可或缺的,因此要做交易交换必须要有货币。货币的功能未来将会越来越多,但是货币最基本、最基础的功能是价值尺度。没有一个价值尺度的话,交易交换就会混乱,就没办法进行。要发挥货币价值尺度的功能,最重要、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货币的币值必须基本稳定,因为作为一个价值尺度,其本身就剧烈波动的话,整个交易交换就一定会混乱。

怎么做到货币币值的基本稳定呢?人们在不断地做尝试,最后大家发现,理论上要使货币币值相对稳定,一定要做到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必须和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法律保护的需要货币化的财富规模对应,简单说就是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要跟这个国家的财富规模对应,这样才能保证币值相对稳定。为此财富种类非常多,很难确定哪一种商品的价值是稳定的,而且价格的绝对稳定并不是币值的稳定,人们会折中一下,弄出一个全社会的物价总指数,或者是消费者物价总指数的概念。只要物价总指数的波动在预期的目标和可控的范围内,人们就认为货币的币值是基本稳定的。今天我们有一个货币政策的中间目标,就是通货膨胀率,或者叫做社会物价总指数的波动率。

到了这一步就会带出很多的问题:

作为货币的东西必须从社会财富当中脱离出来,使货币成为财富的价值表征物或者是对应物。因为如果用财富当中的某一部分,比如黄金白银直接来做货币的话,那么货币就没办法和财富完全对应,所以货币必须从财富当中脱离出来,或者黄金白银这些曾经做过货币的东西要回归到财富的范畴。

财富是有法律属性的,所以今天的货币要和一个国家的主权或者法律密切相关,而且需要政府带头,政府的公共事务收支一定要带头来用货币,所以今天的货币进一步上升到了主权货币或者法定货币。也正因为到了这个层次,国家才开始有实力控制货币总量的供应,从而保持货币币值的基本稳定。

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目标当中基本上没有要求绝对不变,或者通货膨胀率绝对是零,基本上都在1%以上,全世界的主体国家是在1%-3%之间。那么要保持币值的稳定,怎么会追求通货膨胀率不是零而是1%以上呢?因为人们发现一个国家越大的话,要想保持通货膨胀率绝对稳定是很难做到的,其实也没有意义,因为如果保持适度的通货膨胀率,货币有适度贬值的压力,那么会让社会上的人们认识到持有货币进行储蓄是不划算的,更好的选择是扩大投资、扩大消费,从而有利于减少储蓄,刺激投资和消费,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这些就是今天货币政策的由来,因为有了调控的余地,而且使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一道成为现代社会宏观调控的两大主要的工具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都知道黄金白银这样曾经长期做过货币的东西会退出货币的舞台,因为它本身没办法完全由人来调控。国家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今天我们设想去货币的国家化,或者是货币的非国家化是违反货币发展逻辑的,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尽管曾经有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先生这样的人提出,但是依然没有落地。

再进一步来讲,今天的世界依然是由国家组成,国家没有消除的情况下,要想追求超国家主权的世界货币,除非最强势的国家支持,否则也是极其难的。这是通过货币发展演变我们要总结出的一些基本点。

从这个角度,我们再来看一看像比特币这样的网络内生的加密数字币能不能成为真正的货币。

比特币运用了非常复杂的区块链技术,而且区块链本身也是多种技术的集成,但是在币这个角度它是高度模仿了黄金。我们知道黄金在地球的储量是有限的、是一定的,而且理论上来讲、直观上来看,越是容易挖的越会老早被挖出来,所以每年新挖出来的量会逐步减少,越往后越难挖。当然,实践的结果随着技术的进步可能不完全是这样,但比特币总量限定是2100万对,每10分钟的产量也很接近,每四年自动砍一半,第一个四年每10分钟50个,第二个四年每10分钟25个,现在每10分钟12.5个,2140年可能就要结束了。

直观来看这样有一个好处,没有哪一个政府可以人为地干预,这是去中心去中介的,而且能够防止货币的超发滥发,防止货币的剧烈贬值,但是这样会带来一个问题,严格控制了货币的供应量,甚至比黄金更严苛,每10分钟都严格控制,没有任何调整余地,那么对应的财富是什么?对应的财富是不是也能够严格控制?显然这是网络加密的数字货币,并没有法律上赋予其可以直接对应的财富,这个财富也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绝对控制它的变动,因此如果要把它作为货币来用,币值的波动在所难免。

比特币刚刚运行十年,前几年根本不值钱,一直到2010年5月22号第一次有人用1万个比特币换取价值25美元的两张比萨饼,5月22号成为了比特币重要的日子,叫做“比特币比萨日”。之后特别是在以太币出来以后打通了ICU,ICU新币发行一定要用比特币或者以太币,才使其应用场景增加,价格也快速上升。到了2017年初,大概是1000美金左右每枚比特币,10月份接近2万美金,现在又回落了6000美金左右。这样剧烈的波动,能把它作为货币用吗?

炒作加密币的人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原来以为它一定会颠覆法定货币全球流通,可能还真不行,怎么办呢?所以又推出了比特稳定币的概念,叫做Stable Coin,最后的主流还是用法定货币一一对应,比如用美元、人民币或者其它国家的货币对应。那么在用法定货币对应的时候,大家就会设想它能够颠覆法定货币吗?然不可能,所以最后的结论是像比特币这一类的网络加密数字币只能是在它的既定网络社区或者网络商圈当中的专用币,叫做社区币或者商圈币。

大家可能会说,还有这样的概念吗?有,因为即使在法定货币体系下,不代表我们就没有一定范围内赋予了专门的权利义务的特殊的代币。比如在中国,我们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但是不代表很多单位的食堂有自己的饭菜票饭菜卡,不代表很多商场发了购物券购物卡,也不代表我们很多电商平台发出了积分。其实这就是在一定范围里的专用代币,为什么不直接用法定货币在这里用呢?为什么要用代币呢?就是因为有不同于社会上的专门权利义务的赋予。比如很多食堂都有不少公开费用是单位承担,所以成本会很低,价格压低了,卫生状况、食品质量也有保障,如果直接用人民币来买的话大街上的人都可以进来买,这个时候为了限制别人进来,必须在买饭菜票的时候同时加以身份证明,拿着人民币还要拿着身份证明,太复杂了,干脆印个饭菜票饭菜卡得了,就是这样的原理。

问题来了,如果是一个商圈币、社区币的话,它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虚拟资产,或者是虚拟商品的概念,而是有着一定币的属性。如果仅仅是按照资产或者是商品来管理,那么当然可以自由买卖,但如果是一个商圈币、社区币,是有一定币的性质的话,还要接受币的监管。大家会看到它是不能轻易出这个圈子、出这个社区,在大街和社会上自由流通的,否则如果大家的币都拿到社会上自由流通,整个货币的管理就会受到影响,监管部门一定会来制约。今天社会上有很多的券、卡和积分,但是严格限定在某个圈里面,使很多人的权益受到了一些影响,只能让我买什么东西,那个东西我早就有了,还要买它干嘛?名义上给的很多优惠,实际上没有人会用,全部都浪费了。很多人说能不能把它打通,直接流通起来?这一条很难越过监管的约束,因为监管不会轻易放开,只要放开的话就不是一个商圈币社区币,就是挑战法定货币和主权货币的地位,所以很难。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互通跨界融合,互联网正在形成不完全等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网络空间当中有着很多独特的运作方法,很多网络平台可能是在跨境运行,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密切相连,网络世界是离不开现实世界作为基础,但是又相对独立地运行。我自己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是会同时运行,相互连接、相互影响,但是不可能完全融合在一起。我们想用现实世界的规则和法律完全推到线上运行是不现实的,会把网络的很多创新束缚住,让它没办法发展,想用虚拟网络运行很好的东西一下子完全颠覆现实世界的东西,甚至要逃避监管、逃避法律也是不现实的。这就需要我们在理性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定准确的把握,监管法律方面,我们不能设想完全套用线下世界现有的规则和制度推下去约束线上的发展。那些搞创新的,特别是虚拟网络世界当中搞创新的东西也不能轻易设想要颠覆现有的世界、颠覆现有的法律。

所谓的网络社区、区块链社区,应用一些代币或者专用币是未尝不可的。大家不要苛求绝对不可以,实际上现实是一直都有的。我们可能要遵守法律,因为现在很多人创造这个币以后是寄希望于取代现有的法律和货币,逃避货币和金融的监管,进一步拿出来做资本运作ico、STU等等。我们认为,作为一种资产,做交易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可以做期货或者做期货的衍生品交易,但是必须满足期货、期货衍生品监管的规则,如果要去做募集资金的话,不管是公募还是私募,尤其是公募,必须符合公募的监管要求。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和货币打交道做金融的交易如果没有严密的监管,骗子在所难免,好人一定打不过坏人,风险是极难控制的。

去年ICO在中国一日大量交易出来以后出现了问题,很多人问我投哪个币,我都急得不行,7-8月份我在微信公众号连续发了两天,强烈呼吁理性看待数字币区块链,准确定位数字币,并要有效监管。当然,9月4号国家采取了严厉的行为,今天可能依然有很大的争论,这个东西是不是太严厉了,但是监管跟不上的时候,为了保证社会的稳定,叫停是完全可以的。现在的问题是,可能还需要我们更准确地把握好这二者的关系,不要简单化,既要促进它的健康发展,有效发挥它的作用,同时监管也要跟上,实施有效监管,防止出现恶性结果。

谢谢大家!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