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1625
  • 0
  • 分享到

BTCC悲情关停 矿池衰败一夜间

2018-11-8 11:01

来源: shhl_qukuailian



摘要:“11月15日关停所有挖矿服务器,11月30日起无限期停止运营 BTCC 矿池。”一条猝不及防的矿池关闭公告,在立冬来临的前一天,席卷币圈。

 

“11月15日关停所有挖矿服务器,11月30日起无限期停止运营 BTCC 矿池。”


一条猝不及防的矿池关闭公告,在立冬来临的前一天,席卷币圈。


崛起衰败一夜间


过气凤凰不如鸡。


如果不是一则矿池关停公告,人们很难将视线转移到已经江河日下的BTCC矿池。

 


矿池本质上是矿工算力的一个集合,它的出现是市场内在规律运行的必然结果。


在需求和炒作双重结合之下,比特币价格从一文不值到最高的2万美元,大量新算力涌进比特币挖矿中来。


由于比特币挖矿遵循工作量证明机制,数以万计的矿工在同时间竞争挖矿,单个矿工抢得区块打包权的概率非常小,产出非常不稳定。


记者大概算了一下,比特币全网算力目前约为49.77EH/s,一台蚂蚁S9矿机的算力为13.5T,矿工单靠这一台矿机挖出比特币的概率约为300万分之一,和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差不多,基本上可以认为是零。


为稳定挖矿产出、摊低风险,矿工们选择抱团取暖,纷纷选择加入到矿池中。矿池将矿工的算力整合在一起,在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后,将产出按矿工算力占比分配给矿工,这样矿工就能有稳定的收入。


从2010年11月27日,捷克首都布拉格的SatoshiLabs公司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矿池开始,到2012年年末,矿池总算力接近整体算力一半,也不过是只用了两年时间。根据记者统计,目前排名前十的矿池,已经垄断了全网87.81%的算力。



2014年,因为我国的电力成本较低,我国矿工数呈现爆发式增长,中国的矿池也随即快速崛起。同一时间,蚁池AntPool和BTCC矿池诞生,并迅速进入前五。


随着全网算力的快速增加,挖矿难度骤升,不仅个体矿工很难挖到区块,算力排在末尾的矿池也被逐渐边缘化。


从崛起到衰败再到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在挖矿这个圈子里,显得尤为迅速。


GHash.IO矿池成立于2013年7月,在2014年的鼎盛时期,该矿池的算力一度超过了全网51%的临界值。不过到了2016年10月,这一曾经最具统治力的比特币矿池,却在鱼池(F2Pool)、蚁池(AntPool)、BTCC等新兴矿池的冲击下选择关门大吉。


有关数据统计显示,短短五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矿池已经突破20个。

 


“矿池没有2%以上的算力份额很难稳定运营。在矿池的江湖里,有算力就能生存,没有算力随时会死掉,矿池是完全靠算力说话的世界。”前BTC.com创始人之一、现币印矿池创始人朱砝曾说。


悲情谢幕


BTCC矿池出身于一度手握国内数字货币交易量80%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TCC,也就是比特币中国。


说起比特币中国,业界人士无不叹息连连。去年94期间,比特币中国宣布关停国内交易所,这就给了当时的三个小弟币安、火币、OKEX一个天大的机会。三家交易所仅仅挪挪屁股把服务器转向了海外,就轻而易举地瓜分了原本属于比特币中国的“蛋糕”。


虽然不久之后比特币中国宣布回归,可惜再也不会有“王者归来”的机会了。


话说回来,BTCC矿池于 2014 年10月上线,上线初期,BTCC 所占的份额仅为0.26%。2016年,BTCC 算力一度占全网算力的15%, 位列排行榜第三位。



算力图表显示,2017年BTCC矿池算力已经下降到4%左右的份额。到了2018年,BTCC在比特币矿池份额排行榜前十榜单中消失。近一年来,BTCC算力已经跌到了不到1%。


“去年有不少矿池开始进入到矿机和矿场环节,而我们还是坚持在做矿池这个环节,我们把业务做窄了。”BTCC高级副总裁赵千捷在今年7月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2017年,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歌猛进,比特币矿机和矿场产业快速发展,与此同时,比特币算力也急剧飙升。这种情况下,拥有矿机和矿场优势的比特大陆旗下蚂蚁矿池、BTC.com等也迅速崛起,占据算力份额前两位。


赵千捷上述言论所指,正是这一时期,BTCC没有来得及快速布局自己的矿场,增强自己的算力,因此,丢失了自己的算力份额。


与此同时,BTCC股权在2018年1月转让给香港一家投资基金。2018年6月24日,香港金融集团汇盈控股宣布购买BTCC矿池49%的股权。


短时间内接连两次被转卖,也是BTCC矿池一路直下的间接原因。


“比特币挖矿收益受矿机价格、电费、币价三个因素影响。去年很多矿工前期购买算力的价格不低,用电成本逐渐升高,币价却在下跌行情中。这三个因素挤压下,矿工现今处境很艰难。” 赵千捷说。


这个曾经一手开拓了BTCC矿池的汉子,在宣布关停矿池的那一刻,心中的落寞有几何,外人无从得知。


唇亡齿寒


BTCC矿池突然宣布关停,整个币圈很难置身事外。


矿池、交易所、投资者、项目方等共同构成了币圈的生态体系。


最近2个月,包括币安、OKEX都已经发布了隐藏虚拟货币或下线交易对的公告,涉及虚拟货币数量不下百种,对于空气币而言,这无疑是一次精准打击。


没有外部输血的币市,只能在圈里面“弃小保大”。


这几天,有媒体爆料,项目方CDC疑似跑路,记者查找相关资料获悉,CDC的公众号更新停留在8月份,微博停留在5月份。CDC币价格也从上币时的0.43跌倒至当前的0.001354,接近归零。


随后,CDC常务顾问、乐博资本杨宁称,自己投资2000万,收回几百万,进入币圈成为他职业生涯最后悔的事。


真的是这样吗?打车链创始人陈伟星随后在微博进行调侃:敢不敢公开账务信息。

 


矿池关停、交易对下架、项目方跑路、投资者离场,眼看着2018年已经接近尾声,谁也说不准明天会出个什么坏消息。


让我们如赵千捷朋友圈所述:江湖再见。


作者:共享财经Avalon    责任编辑:Alian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