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9351
  • 0
  • 分享到

启示录:中本聪十年,阿里的战略,腾讯的梦想,百度的守成,头条的进击

2019-1-3 22:00

来源: jlmooc

一,2019年1月3日


The Times 03/Jan/2019 Nasa probe extends the horizons of mankind

泰晤士报 2019年1月3日 NASA探测器扩展了人类的视野


二,启示录 Revelation


《启示录(Revelation)》记载:

5:1 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

5:2 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


中本聪的新发明,像一面镜子,照进了历史的暗夜,照见了未来的路,又像一把钥匙,开启了通往那条路的一扇窗户。


这是互联网时代的至高点,这是互联网时代的失速点。冬去春来,盛极必衰。“反者,道之动。”老子早有洞察。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查理·狄更斯《双城记》


三,20年前的1999,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轴心时代”


那一年,“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那一年,马云在杭州刚刚启动阿里巴巴。


那一年,QQ的前身OICQ刚刚上线。


那一年,李彦宏刚刚回国,筹办百度。


公元前500年前后,一大批伟大的思想家,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等,同时出现在中国、西方和印度等地区,人类文化进程突然产生跃迁突破现象。德国思想家卡尔·雅斯贝尔斯首次发现和研究了这一现象,记录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中,并将这一时期称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上世纪末的那几年,宛如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轴心时代”。一大批优秀的互联网企业扎堆儿诞生,并在其后20年取得一个接一个的成就,直至将互联网这个曾经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屌丝行业”推向了极受瞩目的行业之巅。


20年后的2019年的1月,阿里巴巴在纽交所,市值3500亿美金,腾讯在港交所,市值3700亿美金,百度在纳斯达克,市值570亿美金。


去年寒冬将至未至之时,他们曾经分别到达过5300亿美金,5000亿美金和900亿美金。


四,2009年1月3日 创世纪 Genesis


0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3B A3 ED FD  7A 7B 12 B2 7A C7 2C 3E 67 76 8F 61 7F C8 1B C3  88 8A 51 32 3A 9F B8 AA 4B 1E 5E 4A 29 AB 5F 49  FF FF 00 1D 1D AC 2B 7C 01 01 00 00 00 0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FF FF  FF FF 4D 04 FF FF 00 1D 01 04 45 54 68 65 20 54 69 6D 65 73 20 30 33 2F 4A 61 6E 2F 32 30 30 39 20 43 68 61 6E 63 65 6C 6C 6F 72 20 6F 6E 20 62 72 69 6E 6B 20 6F 66 20 73 65 63 6F 6E 64 20 62  61 69 6C 6F 75 74 20 66 6F 72 20 62 61 6E 6B 73  FF FF FF FF 01 00 F2 05 2A 01 00 00 00 43 41 04  67 8A FD B0 FE 55 48 27 19 67 F1 A6 71 30 B7 10  5C D6 A8 28 E0 39 09 A6 79 62 E0 EA 1F 61 DE B6  49 F6 BC 3F 4C EF 38 C4 F3 55 04 E5 1E C1 12 DE  5C 38 4D F7 BA 0B 8D 57 8A 4C 70 2B 6B F1 1D 5F AC 00 00 00 00


上面就是中本聪所永久留于后世的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的全部信息的十六进制表示形式。其中加粗的部分解码翻译成英文和数字字符如下: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这正是2009年1月3号《泰晤士报(The Times)》头版头条的标题:


十年前的这一天,在芬兰赫尔辛基的一台小型服务器上,中本聪启动了主网(main-net)。历史从此无可逆转。


五,风、林、火、山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传诵着这首只有三句的诗:


搜索广告李彦宏(B),阿里巴巴风清扬(A),温文尔雅马化腾(T)。


后来,有一个85后小伙子跳上台来,大喝一声说,让我来补上一句。于是这诗竟成了:

阿里巴巴风清扬,温文尔雅马化腾,

攻城掠池张一鸣,搜索广告李彦宏。


恍惚之间这诗仿佛有些幻化:

其疾如风风清扬,其徐如林马化腾,

侵掠如火张一鸣,不动如山李彦宏。


兵法云,风、林、火、山。


2014年8月,张一鸣做出了今日头条。2016年12月,今日头条完成了D轮1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110亿美元。2018年初,传闻今日头条筹备新一轮融资,估值区间为400-600亿美元(约合2500亿-3800亿人民币)。


风、林、火、山,是基因,是性格,也是新的江湖座次。基因决定战略,性格决定命运。伟大的战争架构师孙武,在他成书于2500年前的《孙子兵法》里,已经刻画出了今日之格局。


六,大赌大赢曾教授


据说要论当今中国企业界最厉害的战略学专家,非阿里巴巴的首席战略参谋长曾鸣教授莫属。


曾教授在他的书《略胜一筹》里提出了战略三原则:大赌大赢,大舍大得,大拙大巧。


有研习《精益创业(Lean Start-up)》的朋友可能不免心生疑惑,感觉曾教授的思想和精益思想无法调和,兼收并用。


其实曾教授讲的大赌,并非是指资本上投机(speculation)的“赌”,而是指在战略愿景(vision)上“要干就干大的”。战略就是选择,在“卖摊煎饼”和“发明一种新的全球货币”两个选项面前,要选就选那个大的,这就是“big bet”。要有“dream big”(伟大梦想)的勇气。中国古代小说里早写过那令江湖男儿热血沸腾的话:要劫就劫皇纲,要抢就抢娘娘。2008年10月底,中本聪在世界顶级密码学家小组里告诉大家,他要发明一种新的全球货币。


走上了伟大梦想的道路,要达到那光之彼岸,必须懂得,“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要成就自己的愿景,则要有大舍的勇气。舍弃自己的原始利益分文不取,换得社区的共同事业;舍弃自己的中心控制,换得去中心化的利益分配;舍弃自己的誉满天下,换得人们的平等共识。2010年12月12日,中本聪最后一次在社区发帖之后,从此杳无踪迹。


道路通向的愿景越伟大,则道路越艰险,高低越起伏,毁誉越尖刻。而抵御这一切外部挑战,砥砺前行的方法,就是埋头做题,做一道数学题,心无旁骛,全世界所有坚守岗位的人平均每十分钟才能有一个人算出一个答案,然后大家再继续做下一题。每十分钟做一题,永无止境。这就是中本聪设计的“工作量证明”(Proof-of-Work)。“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大拙之至,莫过于此。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力量。中本聪几乎是凭一己之力独立做出的发明,其大赌、大舍、大拙,其战略境界,更在当今世界互联网巨头之上。


七,“没有梦想”的腾讯,挺好


不久之前曾经有一篇长文在微信朋友圈刷屏,文章题目叫做《腾讯没有梦想》。张一鸣同学不失时机地在今日头条举办的“金字节”奖评选活动中,把最佳年度公司报道奖颁给了这篇文章。


文章的基本主旨是批评腾讯的”流量“和“资本”战略,自从封闭走向开放以来,不断地战略性放弃内部项目,转而通过投资外部项目,建设腾讯系生态,而内部无序竞争,缺乏有力整合,导致内部创新能力严重下滑,外部投资能力竟在财报上更为出彩,腾讯正处于从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滑向平庸而没有梦想的投资公司的危险边缘。


这篇文章的作者写的很用心,里面所批评的微观层面的各种问题也许是事实不假,但是从宏观层面上看,作者所指却是谬以千里。


2008年左右,现在币世界的创始人、CEO老谭和我一起搞了个开放平台实验室,后来老谭更是离开阿里,去当时那些所谓“开放平台”上淘金。那个时候,百度、淘宝、一众SNS平台,都搞所谓“开放平台”,无非是要吸引自带干粮的开发者,去帮助平台建设生态。


但是没有多久,纷纷偃旗息鼓。为什么?因为所有平台的开放,都面临一个终极拷问:究竟是成就自己的梦想,还是成就平台上广大开发者、广大小商家们的梦想?直白点讲,就是究竟是平台挣到大钱,还是让第三方都挣到钱?


现代公司制度决定了,公司这种组织形态是人类所有组织形态中最为高度集权的一种形式。所有开放平台的背后,都是一家高度集权的公司在运营。而这家公司,不可避免具有强大的自我意志、进取的利益追求和成就自我的伟大梦想。


平台的超级利润,是建立在边际成本无限接近于零的供给侧资源整合基础上的。百度和头条整合的,是千千万自带干粮的网站建设者和内容创作者们。阿里和淘宝整合的,是数百万的小卖家、小商贩。做公司不是做慈善事业,互联网巨头无论流量成本多低,他们都一定会以尽可能高的价格售卖给你。


如果你是去互联网平台公司谋职,或者你有点闲钱要买互联网公司的股票,那么你要找那种垄断能力强的,利润丰厚的互联网公司。但是如果你是选择在互联网平台上做点自己的小生意,成为其生态的一份子,指望平台吃肉你也能喝的上一口汤,那么,也许你应该换一个角度来阅读和理解互联网公司的财报中所体现出的利润增长和盈利能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没有梦想的腾讯,对于生态和社群来说,挺好的。与那太有梦想的一起跳舞,无异是与虎谋皮。马化腾成功地在对下的生态红利分享和对上的满足资本市场对公司利润要求两者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腾讯门户一度PV(PageView,页面浏览量)接近甚至超过老三大门户,微信公众号文章和朋友圈阅读也是一个用户消耗时长非常长的场景,但是就是不十分赚钱。


也许不是不能,而是克制。张小龙曾经说过他的产品理念,“微信要打造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系统,不会提供一个中心化的流量入口来给所有的公众平台方、第三方”。


微信的灵魂源自张小龙的理念。微信成功的土壤是马化腾的腾讯。如此看来,腾讯能够在现代公司高度中心化的治理结构基础上,建立局部的去中心化的基因,不能说和马化腾的性格、反思和进化没有关系。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于道。”


只有其徐如林,只有上善若水,只有组织架构层面的去中心化,才能治理一个超级规模的中心化组织。这也许是在制度本质的中心化和治理需求的去中心化之间进行平衡的某种最优解了。


曾教授说过,公司永远没有最好的组织架构。最优解,考虑的其实是在经济长波周期中的组织弹性和生存问题。


哈佛商学院的克里斯滕森教授在他写于上世纪90年代的知名著作《创新者的窘境(Innovator's Dilemma)》中写道,对于改进型创新,总是既有的巨头和领先者取胜,但是对于颠覆型创新,则几乎总是名不见经传的新星和挑战者取胜。


腾讯能够在自家手Q的压力之下,毅然搞出了微信。马化腾的此番长袖善舞,不啻为腾讯组织弹性的典型成功案例。


然而即使长袖善舞如马化腾,终究还是挡不住历史偶然之中的必然。

上图是2016年9月才上线的短视频社交App“抖音”的日活成长曲线。


张一鸣带领的头条系,用独立品牌、独立产品的打法,极强的产品力和运营力,竟力压互联网产品一哥腾讯。


永远都不能放松。马化腾、张小龙不仅创造了腾讯和微信,还要日日为之殚精竭虑,依然全然无法预料斜地里竟杀出一个张一鸣。


因为制度的本质决定了,产品的生命全赖他们思想的进化,组织的弹性全赖他们有效的管理,而作为一个人,其精力和体力决定了,管理的半径总是有限的。在视野之外,只有茫茫漆黑,潜伏者无数个张一鸣,在未来跳出来挑战。


互联网成就了一个新兴职业,产品经理。马化腾、张小龙无疑都是中国互联网界迄今最伟大的产品经理之一。


但是有一个人,是更为伟大的产品经理。他独立上线产品,功成身退,交给社群,产品继续演进,全球成千上万的人自组织起来自愿投身这一事业;他十年前定下顶层设计,算力守护,百年不变;他不求名利,毫无成就自我的梦想,却又有着成就全人类的情怀。他请别人称呼他“中本聪”。


八,只要年轻人还有梦想


创业者苦互联网流量垄断久矣。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们的梦想,也渐渐从改变世界变成了卖给其中一个马爸爸。


张一鸣的突围,也是抓住了桌面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迁移的间隙期,依旧还是继承了建设自家流量花园的成功模式,其他创业者无法复制。


这个时代,呼唤一种彻底的范式改变(paradigm shift)。正如克里斯滕森教授所说的,必须舍弃巨头占据领先优势的维度,而选择一个与之垂直的另一维度去发展,从侧面逆袭,并且,新维度要与旧维度具有本质上的利益矛盾,使得巨头即使看到、看清楚,也无法跟进,因为其无法主动牺牲自己具有优势的既有业务。


这一新范式究竟是怎样的?这是下一个十年的创业者所着重需要探索和回答的问题。


只要今天,无论寒冬多冷,年轻人还是能够重拾改变世界的梦想,坚守创业,而不是去所谓大企业、好单位谋一份安稳的工作,这个问题就终将得到回答。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