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8186
  • 0
  • 分享到

互联网创业者的生存:papi酱买不起房,罗永浩想过自杀,戴威被禁止坐飞机

2019-1-13 18:12

来源: yitiaotv

“在今天的中国,

如果有什么人生契机可以点燃一代人的激情,

可以让青年精英对自身和未来保有希望,

那只能是创业。”

首部记录当下中国创业者的纪录片《燃点》,

镜头对准了正在发生的创业史,

14个月,拍了14位处在风口浪尖的CEO:

罗永浩、戴威、Papi酱、马薇薇……

他们在片中没有台本、没有演技,

暴露出最真实的、甚至是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豆瓣上,点赞最多的评论是:

“锤子科技和罗永浩能坚持到上映吗?”

然而,总导演关琇说:

“《燃点》不以成败论英雄,

每一个走上创业这条不归路的人都值得尊敬,

因为他们其实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自述   关琇   编辑   莫竣威


《燃点》导演关琇

《燃点》是一部纪录片,讲述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生存状态。

主角一共7个人,包含了移动互联网行业过去几年来最有代表性的创业者,比如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ofo创始人戴威、网红papi酱、《奇葩说》首任“奇葩之王”马薇薇等。

片子是从2017年5月开始拍摄的,拍了14个月。最开始是选了13家公司,总共14个创业者,其中的7位跟拍得比较频密,也算是电影的主角。


这几年中国迅猛发展的速度,和年轻一代创新的速度,使得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缝隙,都被这帮创业者做出来的东西迅速填满。五年前,你可能都不能想象,今天你用美团叫外卖,用滴滴打车,用饿了么订餐。创业者们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真真实实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残酷的下半场,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影像记录这段非常热闹的历史。

在任何时候都有人成功,有人失败,有人一遍一遍在路上熬。这部纪录片,让大家看到的,是当下创业者们最真实的生存状态,和他们也许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罗永浩:一个有演讲恐惧症的相声演员”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

老罗是一个被贴上“情怀”标签的创业者。

因为特别会说段子,他曾经是新东方最走红的英语老师。后来自己出来单干,创办了牛博网和“老罗英语培训学校”。2012年,他40岁,成立了锤子科技,说要做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

“语不惊人死不休”是他的风格。他有很多经典语录,新东方时代,他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做了手机之后他说,“世界上唯一一个会做手机的人是乔布斯,但是他死了”、“剩下一群笨蛋在做手机”、“我感觉这个重任落在了我肩上”……

在大家眼中,罗永浩一直是一个特别能说会道的人,但你能想象吗?老罗有演讲恐惧症。

创业这六年,他有很多的不快乐,但最不快乐的,原来是当众演讲。


而且他怕镜头,不愿意被拍。一看到镜头就浑身不自在,就是那种生理反应。

我一开始以为是不熟,心想等拍一段时间之后熟了就好了。没想到他是真的从头到尾怵镜头。我跟他说:“你就把我当空气。” 但毕竟不是空气。有机器,还有两个人杵在那。

后来我就租了一个“电兔子”,轨道摄影机,放在他的办公室里,记录他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导演组就在屋外看着画面,他那部分的镜头,就是这样拍回来的。

采访他时,房间几乎是全黑的,只有他坐的地方打了光。我和摄影师就猫在一个角落里和他对话,他看不见我们。


跟老罗接触这一年,我发现他并不是为了卖情怀而卖情怀。他真的就是喜欢这件事。

他是头驴,吃得很少,所有的心思都在拉这个磨。每天24小时,都扑在自己的事业上,基本上没有个人私生活。

他从来不谈他老婆,在我们这个片子里是第一次谈。说一个月可能跟老婆吃不上两顿饭,在一起的时间就更不用提。


发布会前夜,罗永浩与员工工作至凌晨

他平时就住在办公室。凌晨3点,他问一个员工:“你今晚大概几点睡?

本来我们想拍摄他睡觉的地方,因为就在他办公地方的旁边。他说不行,下不去脚,太乱了。他累得不行的时候,我说你要不去床上躺一会儿,反正你住在这。他很巧妙地避开:“怎么?这个纪录片还有床戏?”


电影中有一幕,在锤子2017年春季发布会的最后阶段,老罗一度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如果有一天,这款手机卖到一两千万台,你们要知道,这是为你们而做的。” 他哽咽了。

私下里他说:“随时发不出工资,随时倒闭,随时被债主围楼,那个时候是想过自杀的。”


我想罗永浩除了是一个企业家,还是公众人物。所以锤子科技的资金问题、市场问题、产品问题,都会被放到很大。这段时间关于锤子的负面新闻不断,资产被冻结,员工薪酬被拖欠,老罗也据说辞去了锤子科技的法人和董事长职位。

企业做得不好,任何人都需要反思。那我们就忠实记录。他和公司能不能挺过这次的难关,我不知道,但我希望他可以。


 戴威:26岁身价过百亿,27岁跌落神坛 

ofo创始人戴威

我们和戴威接触的时候,他和他的ofo正处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刻。

公司创立才一年多,就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投资项目,业务甚至铺到了美国、英国、新加坡。26岁的戴威,登上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的榜单。


我们正在拍摄的时候,传出了ofo和滴滴决裂的消息。 如今,片子要上映了,小黄车的各种负面消息满天飞:融不到钱,供应商欠债还不上,1000多万用户等待退押金。戴威本人被法院颁“限制消费令”,出行坐不了飞机,住不了酒店,不能买车,不能买房。

这个27岁的小伙和他的公司,正在陷入至暗时刻。



2018年12月,用户在ofo北京总部排队退押金

如果要为片中的每一个公司定一个标签,那ofo的标签就是“速度”。

几个从校园出来的小孩成立了公司,ofo的高层都没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在挨着窗户的最后一排办公,天天吃盒饭。

然后他们占了一栋楼的一层,又扩张到两层、三层。从20多人到200人,然后几千人,突然估值就过百亿。这种成长的速度可以说是前所未见的。


27岁的戴威,是一个有些腼腆、外柔内刚的小孩。非常的有礼貌,为人很温和,不太善于表达。对于ofo的发展,一年前,他还是很有自信的。片中有一个场景,戴威在ofo一场活动上发言:

“Uber在全球每天提供700万次出行服务,而ofo现在是2500万。我们的目标就是在世界每一个城市、每一个角落,只要你看到一辆小黄车,都可以骑。”

另一个场合,一个外国的嘉宾跟戴威聊天,外国人问:“你能想象ofo三年后或者六年后会发展成怎样的规模吗?”

戴威毫不犹豫地回答到:“我真的想象不到。”


2017年,戴威出席ofo在大连举办的体验活动

虽然我们追踪得很密切,但还是觉得不容易跟住,因为速度太快,变化太快。最开始拍摄的项目负责人,过两天就去干别的了,因为公司的结构不断在调整,可能这个人就成了另外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然后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这种速度,可能也预示了他们的危机。

前段时间,我给戴威看了成片,他说这段影像“是一段历史了”。去年的那种春风得意、土匪一样的高歌猛进“都是过去时了。”

他说乐观和天真“可能在我们几个创业小伙伴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了。因为我们是会长大的。”


未来,ofo可能会成为各大商学院里的一个经典案例吧,也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案例。不但戴威本人要好好总结,所有的创业者我觉得都是要总结的。

我个人很喜欢这个朝气蓬勃的创业团队。我觉得就算真的失败,只要处理后善后,对投资人、消费者交代好,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戴威还年轻,他还可以从头再来。


 金星医美信息行业最大的大咖,却不懂整形 

新氧创始人金星

这个金星不是做过变性手术、现在成为著名主持人的舞蹈家金星。他是医美APP“新氧”的创始人,这是他第三次创业。

他不懂医院,不懂整形,也不懂手术。金星以一个互联网产品经理的身份进入了这个他完全陌生的行业,这是当下创业最神奇的地方。


金星在踏足这一行之前,已经想得很清楚。他说,“当有一天医美成本非常低,技术非常发达,每个人都很漂亮,这个时候大家关注的就是你的内涵了。”

所以你能看出,他怎样开始、每一步怎样做、能达到什么效果,逻辑非常的清晰。他也是我们拍摄的所有创业者当中,思想最成熟的一个。

然而,两年前,他第一次跟我讲创业经历的时候,泣不成声。那种痛和伤害,都是在骨子里的。


金星第一次创业的项目叫“美丽家族”,是一个社交购物社区。因为种种原因,一年后他们的资金链断了。金星就开始跟家人借钱,跟朋友借钱,最后是弹尽粮绝,做不起来。

最后一天,他在办公室跟大家说:“你们把外面的电脑都分一分,散了吧。” 等员工都走了,他躲在办公室里,哭了一个下午。

第二次创业,他还是做导购社区,叫“知美”。结果又遇上了金融危机,庆幸的是,和第一次比起来亏得没那么大。


他失败了两次。但是,这两次失败是他巨大的养分,所以新氧现在走得很稳很顺。

我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我们不是做医美的,我们是做互联网的。”


 女创业者和男创业者没什么区别 

马薇薇和Papi(姜逸磊)

开拍前,大家有讨论过是不是要找一些女企业家。

虽然商场上没有女创业者的标签,但电影确实需要女性视角。我们最终选定了Papi酱和马薇薇。因为她们都是自媒体创业浪潮中的幸运儿,当然本身也自带流量。


2015年,Papi酱在网络上传了一些吐槽短视频,因为兼具美貌和搞笑,迅速获得网友追捧。巅峰时期她的个人IP估值近3亿,一条广告,拍卖价达到2200万。

现在她可能没有之前火了。在做一个叫Papitube的内容生产机构,自己当老板,签约了60多位视频博主,生产美妆测评、美食、萌宠、旅行等各方面的短视频内容。

这个姑娘特别可爱。其实她本人是很安静的。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在家里宅着,看书,也不怎么出去逛。


而马薇薇本身就是辩论圈中的名人,因为《奇葩说》爆红。之后就跟《奇葩说》的明星辩手一起创业,专门做知识和娱乐方面的内容产品。

这两个女生都是迅速地成名,然后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商业当中去。不过,从一线网红艺人到公司的创始人,这种身份的巨大的转变,其实是有很大的冲突性的。

我个人理解是,创业没有男女之分。在这条路上,所有人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大家并不会因为你是女生,就多照顾你。

 

两个人在镜头下都是超级真实的,一点儿也没有所谓艺人的做派,我都很喜欢。

尤其是马薇薇,我跟她比较熟。刚开始找到她,我说我想跟拍你创业,但我可没有钱。她回了我一句:“我们也不会疯狂到问纪录片要钱。”


 创业面前,人人平等 

傅盛和安传东

安传东是代表当下绝大部分草根创业者的现状。他出身在农民家庭,没有资源,没有经验,也没有方向。就只有一腔热血,不怕失败的劲头儿,事业是刚刚起步阶段。

傅盛早已是商场上的老手了。他的猎豹移动2014年就在美国上市,个人也已实现了财务自由。

就是这样两个处境截然不同的人,在创业的道路上,同样遇到了困境。


安传东雄心壮志发展他的“跨界美食家”项目,为餐厅拍宣传视频,又以99元吃4顿霸王餐为噱头,招揽会员。但项目本身就不被投资人看好,他屡屡碰壁。结果在我们拍摄过程中,项目就死掉了。

安传东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最后他只能用他爸干了一年农活存下来的钱,给员工发了薪水。

这就是现实。

傅盛做杀毒软件起家,打造出了3721、360安全卫士这样的明星产品。他的猎豹移动,是第一批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最高的时候接近50亿美金,2015年的全球用户量23亿,本身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商业体。


但近几年,外界的算法改变了,猎豹的利润不能像以前那样高速增长了,而且很有可能永远不可能了,市值也缩水到了十几亿美金。傅盛遭遇了瓶颈,所以他很焦虑,很痛苦,在寻找突破口。

现在他决定要转型,去做人工智能。

选择拍傅盛,就是想告诉大家,不要觉得创业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事情。

上市不是终点,可能是一个更难过的起点,因为所有财务公开,你要对更多、更广大的股东负责,压力其实是更大的。


联想创始人柳传志

我做了20多年电视节目导演,一直都关注着中国创业环境和创业者的变化。

其实中国的创业者们,经历到现在,已经是第三代了。

第一代是以柳传志他们为代表,任正非、李经纬,还有刚刚去世的鲁冠球。这些人其实特别了不起,是拓荒者,从以前那种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内杀出来,前面完全没有路,在没有路的情况下走出了路。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

第二代是2000年前后,就是马云他们开始创业的时候,开始有了互联网。张朝阳、丁磊,还有现在的人可能都不知道的王志东,他是新浪的创始人。

这一波创业,基本上我们是学习别人的经验和商业模式,人家有个Yahoo,我们有个搜狐;人家有个ebay,我们有个淘宝,这是第二代。

到现在我认为是第三代,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短短四五年的时间,第三代的这些人,有了特别深刻的变化。20年前,没有创业这个词,叫“下海”。那现在创业成了年轻人一个非常正常的选择。我要成功,我要出人头地,首选可能就是创业。


这一代的人让我看到了跟上两代人更不一样的东西。大多数小孩,其实在我看来更有野心。不是说我要发个财挣个钱,实现财务自由,或者说是改变个人的物质生活。因为现在大家都很自由,随时可以流动。而是说我要改变行业,甚至改变世界。

除了创业者的变化之外,创业环境也变了,变得更热闹,资本更雄厚,速度更快,更需要创新,需要你所有的能力在瞬间成长。

真正的商业天才是很少的。经纬中国的张颖在片子里面说了,创业公司3年之内,有93%都会死掉,活下来的只有7%。但是没有一个创业者,在上路的那一天是想要失败的。


所以我就说,没有病到一定程度,千万别去创业。

因为创业的人身上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欲罢不能。哪怕前面是个火坑,大部分人觉得就不要去跳,但我一定要去跳,不然我会一辈子后悔。

我觉得这样的人,其实是社会前进的动力。所有的创新,都是从这无数的人付出血的代价里换取回来的,我们的生活才一点一点变得更好。

在和平时期,我觉得创业者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人。 


 我自己也是一名创业者 

《燃点》其实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关机,还在跟拍,还在剪。接下来,我们要同步做一个五集的电视版长片。

 

这种纪实影像,第一不能摆拍,第二不能导演,第三我无法预计明天会发生什么。拍摄起来,最困难的就是沟通。这些老板们都很忙,不可能明天有什么事,都跟我汇报,所以他们都有个秘书。

但是,秘书是普通人,也不清楚你要拍什么。中间来来回回,沟通特别不易。


我们尽量不打扰到他们的正常工作,但是拍创业者还有一个困难的地方,就是涉及数字、商业机密的东西,我们不能记录。

重要的事件我们希望能记录到,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错过。

当然有些东西我可以死缠烂打,一定要拍到。但其实我也挺不忍心的,就好比人家这不太顺利,你还在那儿拍,就是一个做媒体的行业伦理问题。所以最有戏剧冲突的一些画面,我可能就主动放弃了。


我拍老罗的时候,问过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去做脱口秀,非得做这么难的事儿(做新手机)呢?”

他回答我说,“还是热爱,要不然坚持不下去。”

我们也一样。因为纪录片始终不是市场上最热的东西。它也挣不着什么钱,发大财更不用想。如果不喜欢纪录片,那你完全没必要做这个。


我从央视出来十几年,一直很喜欢纪录片,之前做过两部纪录片的出品策划。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我也是个创业者。

大家都说今年的冬天很冷,未来也会冷一段时间。所以《燃点》就算是一把火,送给那些不放弃的人。

谁规定创业必须要成功?大家都是在不断失败中前进。不放弃就有机会。先活下来是一切的王道。只要有勇气在这条路上搏斗过,都值得别人给他们喝彩。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