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3718
  • 0
  • 分享到

干货 | 外媒:为何数字经济对中国如此重要?

2019-10-6 10:34

来源: zcshsh


联合国:在数字经济领域,中国打破了美国的绝对垄断

近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发布了该机构首份关于全球数字经济的研究报告《2019年数字经济报告——价值创造和获取: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这是联合国贸发会议首次发布数字经济研究报告,这也是联合国及其机构组织今年发布的第二份关于数字经济的重要报告,引起全球广泛关注。

报告说,近年来全球互联网产生的数据流量激增,反映出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增加,以及互联网对前沿技术的吸收,如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和云计算等。

报告指出,一个全新的“数据价值链”已经形成,构建数字平台的企业在数据驱动型经济中拥有巨大优势。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数字企业中,有40%拥有基于平台的商业模式。七大“超级平台”——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脸书、腾讯和阿里巴巴,占有前70大平台总市值的三分之二。这些数字平台不断成长,并主导了关键的细分市场。

这份《2019年数字经济报告》显示,美国和中国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领先地位体现在多个方面。比如,两国占区块链技术所有相关专利的75%,全球物联网支出的50%,云计算市场的75%以上,全球70家最大数字平台公司市值的90%。报告显示,全球70家最大数字平台企业中,68%来自美国,22%来自中国。

阿根廷《号角报》网站9月22日报道称,在这70家数字平台企业中,有7家是最顶级和最重要的。其中排名前五的是美国企业(亚马逊、微软、谷歌、苹果和脸书),另外两家是中国企业(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些巨头主宰着世界的现在和未来。

《号角报》认为,这种新格局的意义在于,中国向美国发起了挑战。

仅在15年前,美国在数字平台领域还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美国的这种绝对优势得益于它领导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工业革命(分别在1865至1973年和1973至2004年期间)。但突然之间,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自2004年以来)中,中国发起了挑战,而这是美国迄今面临的最大挑战。

2008年以来,中国将发展重点转向了国内消费和数字经济(到2020年将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0%)。这种发展以两家大型数字平台企业(阿里巴巴和腾讯)为龙头。当然,我们还必须在其中加入世界领先的高科技工业企业华为。

中国的这一高科技企业联合体在21世纪的一个决定性技术领域中掀起了爆炸式增长和创新浪潮。这个领域就是对新工业革命至关重要的人工智能技术。再加上物联网和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将在这段历史中成为决定世界权力归属的核心。

站在这70家最大数字平台企业对面的是当今全球的39亿互联网用户(占世界人口的51.2%)。其中,中国用户有8.1亿,这一数字比美国人口的两倍还要多。到2027年,所有中国互联网用户都将使用应用5G技术的智能互联网设备(如智能手机等)。

推动中国数字经济的决定性因素是,该国在过去7年中不依靠美国发展出了非凡的科技创造力。与1978年到2008年之间实现的发展相比,这才是质的提升。

在1978至2008年这段时期,中国40%的技术发展和生产率提高都是依赖于美国的技术。这些技术是通过协议转让或合资企业实现的。

在2012年开始的历史新阶段中,中国正在以独立自主的科技创新能力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

这就是使中国成为有能力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的主要原因。美国和中国合计拥有区块链技术所有相关专利的75%、全球物联网支出的50%、云计算市场的75%以上,以及全球70家最大数字平台企业市值的90%。

这个公式是明确的:自主创新+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成为科技强国。

数字经济为何对中国如此重要?

据OR商业新媒体发表外媒记者纳撒尼尔·塔普林(Nathaniel Taplin)的文章称,对中国而言,确保技术领先是一个关乎生存的问题。

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面临着许多问题,包括迅速老龄化的人口以及最大贸易伙伴美国日益加剧的敌意。然而,该国充满活力和创业精神的信息技术(IT)行业提供了一个乐观理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最近的研究凸现出,近年来这种增长动力变得多么重要,以及保持这种势头对中国的前景多么关键。

技术创新对所有经济体都至关重要,但中国高生产率的IT行业的命运对中国格外重要。

中国IT行业如此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可能有助解决中国面临的另外两个大问题:劳动力减少和高回报投资机会减少。

经济学家对中国未来提出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中国的巨额储蓄可以在哪里进行有效投资。就收入水平而言,中国已经拥有了堪称典范的基础设施和大量公寓楼。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去年估计,2014年中国人均资本存量已经是1977年台湾人均资本存量的三倍左右,当时台湾的收入水平与大陆2014年水平相当。

IT行业提供了一个可解决部分问题的不错方案:在众多机器人、计算能力和网络基础设施上投入巨资,以更好的利用较稀缺的劳动力。世界银行(World Bank) 2016年一项研究发现,中国近80%的就业易受自动化影响。中国迫切需要找到方法在未来几年更有效地利用不断减少的劳动力,还需要想办法利用好其巨额储蓄,而不是到处修建桥梁。数字经济可以同时应对这两个问题。

IMF的张龙梅和Sally Chen进行的一项分析发现,过去十年数字技术对中国整体生产率增长的贡献已相当可观。根据他们的测算,若无数字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包括传统行业通过升级融入IT,以及IT行业自身的增长,那么中国将难以在本世纪20年代中期之前维持超过5%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中国经济模式的持续成功非常依赖于其创新能力以及华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健康发展。外界可从中获得的一点启示是,北京方面不太可能在其以IT为重心的产业政策上做出太多让步,因为数字经济对中国是如此重要。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