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4948
  • 0
  • 分享到

任正非最新采访:区块链在量子计算面前一钱不值;美国断供就是其他国家替代的机会窗

2019-11-8 15:13

来源: jingjisgc

全文3241字,预计阅读需6分钟。


本文为11月6日《与任正非咖啡对话》访谈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与智能工厂工业4.0精神之父、德国生产自动化教授Detlef Zuehlke以及前联合国安理会主席马凯硕进行了“数字主权,从对话到行动”的主题对话节选。


记者:谈到美国对于华为一些方面的指责,特别是关于安全威胁和后门,您是否否认华为的任何设备中有后门?


任正非:关于信息安全,永远都是大问题。世界上最保密的秘钥,用超级计算机花几十万年可以破解,如果量子计算机出现,几秒钟就能把几百万年破译不了的秘钥破译了,所以信息安全不是一个绝对概念。


大家说区块链多么伟大,但在量子计算机前它不值一提。我们的货币本身也是区块链,只是它使用印刷密码,如果密码出现问题,影响的是100欧元或者100美金,或者多几张,但是,电子货币受影响会使数十亿不见了。


实际上,安全保密系统,是长期困扰人们的问题,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个问题能不能完全用技术解决?我认为最终要用法律解决。制造假币,警察会抓你,货币安全能保障,信息安全也要靠法律,不能完全靠技术,不能把一切不安全归结于技术。


我们是设备制造厂商,要确保设备没有安全问题,也可以对全世界政府承诺。我们将设备卖给电信运营商,电信运营商来管理数据,这个数据受制于主权国家法律管理,我们进入任何国家都要遵守他们法律,不能违反信息安全,我们遵守各国政府的监管。



记者:德国政府表示,不希望对设备的采购只限制于一个供应商,希望多厂商供应。请问华为的主要策略是什么?会不会欢迎多厂商策略,哪怕你们是其中价格比较低的(厂商)?


任正非:首先我们相信德国的议会和政府,他们会选择最适合德国人民利益的政策。


我们也理解德国政府的多厂商供应策略,全世界新生事物到来,总有人第一个吃螃蟹。全球是开放的,我们也要保护自己。德国的各种提议,比如数据要留在德国等等,就是数字主权。


过去在物理社会,我们很重视边界,比如这个土地、庄稼或者矿产是我的。当经济从物理财富转为数字财富,边界没了,这时需要探讨规则。什么是安全?就是遵守规则,我们走向世界,要遵守不同国家的规则,这样才能生存。


记者:华为被加入实体清单6个月了,现在业务发展情况如何?


任正非:首先感谢美国供应商30多年的支持和帮助,我们永远愿意与美国供应商一起走向新世界,这个观点是永远的,(华为)永远拥抱全球化。


因为实体清单,美国供应商停止供应,我们也能生存,但是生存下来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模式。全靠自主创新、自力更生,是短时间的措施,不是公司的长远政策。我们发展上没有问题,希望明年这个时候,就能看到我们公司的发展是很健康的。


今年上半年,我们没有受到制裁,发展速度很快,制裁之后还有惯性。明年我们将全年处在美国制裁之下,如果明年年底我们仍然健康发展,说明我们的生存危机完全度过。


危机度过之后,我们要关注未来3~5年还能不能继续领先世界。我们还在调整,美国对我们的制裁,给了我们鞭策,让我们不能懈怠。现在销量、利润增长太多,我们会合理调整,使公司发展更加平稳。



记者:关于消费者业务,Mate 10之后的产品不能用谷歌系统,会影响华为全球手机销售吗?这个影响是否会进一步加强鸿蒙系统的开发力度?


任正非:我们一直与谷歌有协议,在协议框架下共同努力。美国禁令有影响,但手机现在销售量还很好,说明人们能接受。海外影响大,肯定会收缩。我们调集了很多科技人员组成还乡团,回来补洞,使公司将来有竞争性。


记者:你们集团战略主管说,2020年,华为的智能手机业务会上升20%,中国市场份额会达到50%以上。这是不是一种证实?


任正非:这个20%,是他们希望明年有大幅度增长,但是这不是现实,明年有明年的情况,我还不肯定明年终端的状况。


记者:你们一定会有最差或者最好情况的预测吧?


任正非:我们现在(全球终端销量)2.5亿台左右,最困难就是这个时期,以后慢慢会好起来。


记者:美国商务部长说,美国公司对华为的供应申请许可可能会被审批。请问整个世界是不是太依赖美国厂商了,如果两个世界脱节,会不会相反促进国内技术发展?


任正非:以科技世界来看,最高的山是喜马拉雅山,美国在山顶,中国在山脚,山顶雪水融化,灌溉山脚庄稼和牧草,美国的雪水灌溉庄稼,也会分取利益。美国不流水的时候,山下就会打井取水,浇灌庄稼,就不给美国利益。


美国不供应的时候,世界一定会出现替代选择。


记者:您之前说过,把5G授权给很多美国公司。请问有什么进展,需要美国公司付多少钱,什么时候宣布?


任正非:还没有美国公司跟我们谈。现在中介来谈,还不代表美国大公司的决策,因为这是非常大且难的决策,美国大公司需要很慎重地思考。只要有人愿意谈,我们会找投资银行作为中介,来讨论交易和合作。


记者:在不久前采访中,您提到了一票否决权,从来没使用过。根据过往来看,什么情况下,您会对团队说不?您信奉灰度哲学,但我们相信您管理上有自己的底线,就华为现状来说,您管理上的底线是什么?


任正非:虽然我拥有否决权,其实这是悬在管理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剑不能落下了,否则会伤害人,会让集体遭受很大伤害。


因此,我有意见的时候,我会与大家交流,交流中,大家都可以反对。华为心声社区上骂我的人很多,还有一个帖子讲“任正非十宗罪”,这个帖子是我发上去的,那个人一发给我,我就贴上去了。


本来一票否决在2018年就结束了,允许管理层自由管理。后来发生了英国(脱欧)投票事件,我们开始警惕,如果将来员工一哄而起,投票的时候会比较危险,就保留了否决权。


这个否决权有继承权,但是不是继承给我家人,而是从退出董事会、监事会的高级管理者中选举出人,来轮流共同管理否决权。这个任期很短,因为这些人年纪大了,不能精神不好的时候用。


否决权轻易不会用,但因为有否决权,使公司拥有有了平衡的内部管理,使公司发展、管理总体上健康。


记者:新西兰是一个小国,但我们(的5G)很困难,因为政府在5G上采取的决策。为什么任先生您不飞去华盛顿与特朗普直接对话呢?


任正非:新西兰这次帆船比赛,我们借了3个5G基站给他们传播。等下公共关系部送大家一个光碟,讲的中国国庆联欢晚会,大概十万人左右做表演,这么快速的表演,没有卡顿、迟延,大家就知道5G其实对媒体是有重大意义的。


关于与特朗普对话,我们没有管道,我也没有他的电话,你可以帮我联系。


记者:美国有机构近期表态,中国主导5G会导致两国的互联网脱钩,还有观点认为,华为等公司的崛起,会导致美国的西方盟友会更加依赖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华为获取新的5G订单是不是有新的压力?华为还有哪些洞没补好?


任正非:5G这个东西夸大了,把一个小小铁盒子当成原子弹了,我始终不知道它对世界有多大的威胁。


5G技术发展出现在10年前一位土耳其教授发表的数学论文。论文出现之后,我们有几千名科学家、工程师参与解码,这时,美国也在做这个工作,他们依靠(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刚好是土耳其教授的老师写的。


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共同开发5G,应该是合作和友好的力量,美国的5G选择毫米波,但毫米波有缺点,它覆盖的距离很短。他们没想到,10年后,5G形成产业大规模进入市场。


毫米波我们也在做,但是我们的总判断是厘米波代表未来前景,因此,这条路又让我们赌对了。毫米波短时间内不能广泛使用,需要等10年以后,但是那时5G在全世界已经部署完成了。


在这个竞争中,谁都不是天生正确,是技术上的赌博。中国在频率分配上,也是借厘米波,分配得最正确。中东完成了频率分配,而且特别奋进,所以中东有可能成为5G最高的点,中国也可能追上来。


这30多年我们运气比较好,每个点都踩在鼓点上。




作者:王芳洁、梁睿瑶,中国企业家杂志(iceo-com-cn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