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 2272
  • 0
  • 分享到

基于共识的社群是完整的网络,而数字经济学中的主要视角是基于网络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主体 | 数字经济思想讲义系列

2018-8-6 22:03

来源: JungMedia

编者按

【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成员均为区块链领域的有独立见解和思想表达的区块链思想者和研究者,希翼以此为新潮澎湃的世界注入一湾清水、一池思想。

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由荣格财经发起人、总编辑,《第三次秩序革命:区块链的终极命运、新世界体系与个体繁荣》书面成果著作者赵洪伟(人称“老赵”)牵头发起成立,并作为总主持者进行系列”思想者谈“。该论坛的共同发起人为:共识经济学创立者郭善琪,国家信息中心研究员朱幼平。

继相继开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思想者谈”、“链经三人行”以及共识经济学笔记、区块链投资人笔记、区块链思想集等区块链思想库系列之后,荣格财经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特邀信息化与数字经济研究智库(IDER)创始人,思想者四十人论坛成员刘志毅老师,开设“数字经济思想讲义系列”,本期是该系列的最新一期:讨论关于数字经济的增长理论




这一讲我们来讨论关于数字经济的增长理论,事实上我们看到数字经济的高速增长,既带有传统经济增长研究的特点,也带有独属于本身经济发展所具备的特点,这就为我们研究数字经济增长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 一方面要继承传统经济增长理论中的基本框架和观念,也就是将经济产出与劳动力和资本的规模与生产率等要素挂钩,形成理解经济增长的基本框架。

  • 另外一方面,要看到数字经济尤其是网络经济形态的差异性,通过复杂性和异质化的经济效用的研究模型,探讨网络经济增长的内在逻辑(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在这里将数字经济等同于信息经济,而信息经济中我们尤其以研究网络经济的特质为主,这里的网络指的并不只是互联网,而是形成社会网络的经济形态)。

接下来,我们就从三个不同角度来探讨数字经济学中的增长理论问题:经济增长的方程,传统增长理论的局限以及数字经济学的新视角。


      经济增长的方程

从18世纪古典经济学诞生开始,我们看到经济增长问题就是经济学家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方向。无论是古典经济时期的亚当.斯密,马尔萨斯和李嘉图,还是提出基本增长方程的阿尔弗雷德.马歇尔,或者是提出技术创新理论的熊彼特和早期的西蒙.库兹涅茨,以及到了现代经济学中的哈马德-多马模型以及罗斯托的《经济增长的进程》中所涉及的理论。我们都看到一个显而易见的学术传统,就是主流的经济增长理论都是建立在一般方程和生产函数的基础之上的,也就是找到一系列变量然后探讨这些变量通过函数关系如何影响经济增长的总量和效率。鉴于我在做研究过程中尽可能避免给大家带来数学上的困扰(大多数人看到数学公式都会望而却步),以及事实上数学也只是表达逻辑的工具,我在这里尝试着用文本语言给大家描述好这个基本的经济增长方程的基本逻辑。

首先请各位建立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经济的产出取决于劳动力和资本规模与生产率,这里的资本包括土地,其他自然资源以及有关科学、技术和组织的知识(事实上,数字经济体系中知识和创新是最重要的资本),因此,一个经济体的增长率就被视为这些复杂变量变化率的函数。简单的理解就是一个Y=f(X),X中的变量包括经济体的资本存量,自然资源,劳动力,社会累积应用的知识以及经济运行的社会环境等等。在著名经济学家艾玛.阿德尔曼(Irma Adelman)的著作《经济增长与发展的理论》中,对每个变量如何对生产总量造成影响进行了详细的理论阐述,我们在这里只需要知道这样一个简单的方程就可以了。


然后,我们在这个简单的方程基础上,要建立一个新的观点,这个观点就是决定经济增长率以及劳动力和资本生产率等要素的行为决策并不只是由人类的经济动机决定,经济行为只是衡量物质进步与人类其他目标的这一复杂过程所产生的结果。这个结论非常重要,因为主流经济学中将所有要素都理解为经济要素(直接的说就是价格要素)其实是一种以果导因的思维方式。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人类的决策行为和动机非法复杂,这是由于人性本身的复杂所确定的,所以导致经济进步的行为不一定只是来自于经济目的的激励,而是有其他大量其它因素的考虑。这一点在我们后续讨论复杂经济学和基于共识的政治经济学的时候会继续讨论,在这里大家要理解的就是经济学并不是只研究经济要素的学术,而是研究人类行为决策的学问。因此,需要将更多的复杂变量考虑进来,包括
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历史学以及认知科学等等,通过这些复杂因素的增加来考虑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和动机。

最后,我们将目光放在经济学发展的数百年历史中,抽取中最重要的经济发展的基本动机以及提出关于经济增长理论的基本问题。根据美国经济史家以及发展经济学先驱之一罗斯托在《经济增长的进程》中所提到的,有以下六种基本动机可以作为经济发展的基本动机,包括:

  • 发展基础科学(物理学和社会学)的动机;

  • 将科学应用于经济目的的动机;

  • 主动创新的动机;

  • 寻找物质进步演化方式的动机;

  • 消费产生的动机以及生育和生殖的动机。

基于这六种基本动机,我们可以比较系统的理解经济增长理论中人们行为的驱动力。而经济增长理论的基本问题也是围绕着这些动机展开的,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在这里就提出三个基本问题:

  • 第一,决定投资水平和经济生产效率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 第二,新技术如何影响经济的发展和创新?

  • 第三,如何理解经济周期以及经济增长极限的问题,如何看待经济系统的趋势和影响这种趋势的变量。

这三个问题是我们之后需要讨论的重要问题,也是我们理解经济增长理论的基本框架。



      传统增长理论局限

 

作为一个技术哲学和数字经济学的研究者,跟大多数以数学家或者传统经济学科出身的经济学研究者不同。我在研究经济学时,更加赞同古典经济学家的观点(这也是我为什么在书中多次重复古典经济学家的原因)。由于古典经济学家或多或少都有着一些哲学家的气质,比如大卫.休谟以及卡尔.马克思,他们对经济学的研究更加注重其复杂性和系统性,尤其是经济学所涉及的关于人性和道德,文化等等要素的关联,而不是现在经济学家们所关注的纯粹的数学问题或者是对价格或者货币的研究。正如马尔萨斯所说,“在政治经济学中,简化的渴望会导致研究者不愿承认特定结果的出现是源于诸多原因而非某一个原因…哲学的第一要务是说明事物的本来面目…”。这就是我为什么试图建立一种更加跨学科的、基于复杂思想的以及跟真实世界更加相关的经济学的原因。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复杂多元的世界而不是想象中的数学世界,人们的经济生活实际上是在并不那么完美和优雅的复杂互动的环境中所展开的。因此,我们在这一节来探讨传统经济增长理论的缺陷,以及我们试图所构建的一种经济增长理论的全貌。

我们来讨论传统经济增长理论的局限性所在,这里我们引用罗斯托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一书中的观点,这些缺陷表现在四个方面:


1


传统理论没有把非经济因素系统性地引入经济增长分析的路径,而事实上我们看到非经济因素对整个经济增长的影响贯穿始终,尤其是在某个经济体增长的早期阶段影响更大。因此唯有把经济增长放在复杂的经济环境以及社会动力学的视角下去审视,才可能正确理解经济增长的本质原因。因此,数字经济学的研究会致力于扩展经济和非经济要素相互交融的经济学理论,关注概括社会所面临的各种经济挑战和相关的决策行为的内在逻辑。


2


传统的框架无法容纳新的生产函数产生和扩散的过程,也就是扩展性较差。事实上,我认为经济发展理论的研究不应该视为一种静态目标,而是视为一种动态迭代的学术研究过程,因此所构建的框架其扩展性一定要高。尤其是数字经济学发展过程中,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出现,影响生产效率的变量在增多,经济发展的要素也在变化,这对经济框架的扩展性就会有要求。于此同时,需要分析科学,发明和创新之间的复杂联系如何缔造新的生产函数,并把现代经济增长和过去人类文明漫长时代所累积的经验联系起来。


3


传统的经济增长理论没有对经济周期内的相对价格趋势周期提供完善的解释。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经济周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但是这种经济周期的价格波动却没有被解释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无论是股市还是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中,价格的周期性波动的现象比比皆是但是无法被预测的原因。


4


传统经济增长理论没有对经济周期和经济增长过程之间的联系深度而系统的解释出来。大多数时候经济学家们甚至将经济周期和经济趋势分开来看,而事实上我们需要脱离这种静态的,封闭的经济学研究的框架,而是构建一种动态的平衡路径甚至基于非均衡的角度进行研究。尤其是我们要看到,经济世界受到技术变迁影响之大,以及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所呈现的类似S型趋势的动态发展过程。


以上就是我们讨论传统经济增长理论的缺陷,以及数字经济学所需要做的一些工作方向,理解了这个部分内容就能理解这个学科工作的特质:

  • 一方面继承和探讨传统经济学理论中有价值和有思想的部分。

  • 一方面要提出新的框架和理论去弥补传统经济学理论中的缺陷部分,用来解释新的经济趋势和技术发展方向。



   数字经济学的新视角


基于以上两个部分的讨论,我们在这里具体探讨下数字经济学研究的方法论或者叫做视角。限于篇幅所限,我们在这里只探讨两个基本的方法论:

第一,探讨数字经济学的结构范式的演进逻辑,提出基于网络的经济才是更一般范式的假设。

第二,提出经济增长演进的异质性问题,也就是复杂要素的影响体现在数字经济增长上,有别于传统经济学的基本观点。

通过这两个方面的讨论,就能基本明确我们为什么将数字经济学理解为一种更加一般性的框架,以及更加具备解释力和扩散下的框架了。


首先我们来看传统上认为数字经济也好,互联网经济也好都属于特殊的经济发展现象。也就是传统经济学用原子的观点看待世界,将经济现象视为一种原子的静态的发展的现象,对应的观察视角是单一的、静态的视角,或者叫做“基于牛顿力学的经济学理论”。而数字经济学将经济现象理解为一种网络现象,互联网也好,数字经济也好,包括区块链经济也好,都是越来越一般化的经济现象而非特殊的经济现象。也就是说,传统经济是一种局部的、残缺的网络经济,而互联网以及区块链经济则是一种更加完善的网络经济现象。


数字经济学的理论认为不仅互联网是网络,一切经济现象都是
网络。这里可以从三个角度去理解:

1


经济学被认为是社会学的皇冠(可以理解为经济学是全部社会学理论的精华),而社会本身就是由不同人群所组成的复杂网络,因此数字经济学是从结构这个维度去看待人类的行为和经济现象,比现有的传统经济学具备更高的格局。

2

数字经济学基于网络经济的逻辑建立了一种量子思维的波粒二象性,我们看待经济学的维度得到了扩展,能看到经济学中既有合作的一面也有自私的一面(这就可以解释亚当.斯密的人性自私所造成的互助合作现象),既有节点的独立性也有相互作用的一面(这就可以解释区块链经济中社群组织的双重结构理论)。

3


数字经济学所构建的网络经济的逻辑是一种有机的动态的理论,因此能够在自利为核心的传统经济学理论之上,推出合作的网络如何产生更大收益的经济理论。由此得到的结论并不仅限于传统经济学所到的“自私以利他”的结构,而是互利以及互利形成的社群所带来的经济现象的解释。

因此,数字经济学认为基于网络的社群组织才是未来经济的特质和特点,传统企业研究的只是网络经济在原子时代的特例而已,这使得基于原子现象的传统经济学理论得到了范式的迭代,更加具备解释能力。简单的说,就是传统经济学是低维度的经济学,而数字经济学是高维度的经济学。

最后,我们讨论下结构性问题。现代西方经济学实际上是在启蒙运动和理性思维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一套经济学理论(以后我们会具体讨论传统经济学与启蒙运动之间的关系),而我们探讨的数字经济学是以结构理性为核心的经济学理论,因此理解经济发展的过程就是基于结构的演变现象,这样的思维方式能够更好的理解经济发展的基本逻辑。限于篇幅问题,我们在这里只探讨一个基于结构理解经济学的好处,正是由于数字经济学网的主体是网络社群,具备更好更完整的结构性,因此相对于企业组织的特点(企业组织越复杂,交易成本越高),网络社群则是复杂性越高,交易成本越低。传统经济学中探讨企业何以可能,核心在于通过分工提升效率,但是于此同时增加了企业的复杂性,因此提高了企业内部的交易费用。而对于网络社群来说,则是复杂性越高,交易成本越低,同时也满足了分工的专业性问题。

因此,就像科斯提出的企业何以可能的问题,数字经济学基于网络视角的观点去看待社群组织,也就需要回答一个问题:网络为什么能够降低交易费用。限于篇幅,在这里简单的回答就是,基于共识的社群网络用一个连续的低摩擦的短期契约,替代了市场以及企业所提供的长期契约,其内在逻辑是共识社群网络通过技术契约的方式建立了基于共识的信用(在互联网时代是通过熟人关系建立的,而区块链时代则不需要熟人关系),在这样的信用网络之中实现了资源配置的高效率,超越了传统经济学中的市场和企业的配置效率,因此基于网络结构的主体——社群,就具备了企业和市场的双重特性,从而形成了一种双重架构,同时具备了多样性效率和专业化效率,而这样的网络具备的是报酬递增的可能性,这就是数字经济学的增长理论的新视角。至于报酬递增理论具体的内在逻辑,以及为什么基于网络组织就能实现这样的报酬递增,我们在接下来讨论复杂经济学的时候会具体阐述。



总结下,我们从三个不同角度来探讨了数字经济学中的增长理论问题:经济增长的方程,传统增长理论的局限以及数字经济学的新视角。事实上,前两个问题是对传统经济增长理论的框架的理解,以及对其中的不足之处的分析,而最后一个话题是建立基于数字经济学的增长理论。重点就在于数字经济学中的主要视角是基于网络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主体,认为传统经济是残缺的网络而基于共识的社群组织是完整的网络。网络实际上提供了一种扁平化而又低摩擦(如果不是零摩擦的话)的资源配置方式,正因为扁平化因此不需要市场那样的高交易费用,正因为低摩擦则不会遇到科斯所提到的企业分层带来的内部交易费用问题。这是我们看待数字经济学增长理论的基本视角,也是我们建立数字经济增长理论的基本研究框架。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