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区块链生态 查看内容
  • 3689
  • 0
  • 分享到

众多专家点评:Facebook推出稳定币Libra项目

2019-7-9 00:08

来源: 金色财经

众多专家点评Facebook推出稳定币Libra项目


7月8日, 在北京举办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教授、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院长张春和蚂蚁金服研究院院长李振华围绕Facebook推出稳定币Libra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观点整理如下: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院长张春:美联储现在基本上是默许Facebook发币的,因为Facebook至少能够把美元推到原来到不了的国家。我觉得把Facebook是把美元的移动支付这块做起来。Libra出来之后会对很多小国家造成冲击,甚至会使他们的货币更美元化。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考虑Facebook稳定币今年落地还是明年落地,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需要考虑的是Facebook发币推开来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觉得主要有两方面:一、国际支付。我们原来想着把中国相关的电子钱包连成一片,但实行起来很难。Facebook真的把它搭建起来,或者J.P.摩根等其他机构把这件事做成功,会给我们带来严重挑战。二、国际货币体系。Libra真的流行开了,也许很多小国家都会用,因为他们没有必要再用本身不太稳定的货币。这对人民币走出来带来严峻的挑战。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货币的背后是信用,法币的背后是国家信用。Facebook很有可能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其企业信用可能比很多国家的主权信用其别还要高,这就是潜在的优势。如果Facebook的Libra能够在全球27亿的社群中间建立需求的关系,那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具有挑战的。我个人认为Facebook做这件事情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因为美元、欧元和日元等国家会更担心,因为他们在全球市场已经占据了很大市场。反而像不占有市场份额的瑞士会拥抱Libra,这会对全球治理、国家治理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我觉得短期内没戏,Facebook要做的是发一个新的货币,它是挑战所有货币的,包括美元。这件事情在技术上完全有可能,整个世界还是主权国家运营的社会,只要有主权国家存在,这个发货币的权利不会落到老百姓,不会落到公司。

精彩圆桌问答:

Facebook推出了Libra的数字资产,这个世界引起了全世界广泛的关注,也想请各位教授对这件事情进行点评,从张教授开始。

张春:这个问题是探讨货币。理论基础就是货币理论的最基础问题,Facebook做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货币有支付功能、有清算功能、有计价功能。我个人觉得目前来看它主要聚焦在支付功能,我觉得Facebook的支付功能肯定比国内的支付宝、财付通要稍微走了前一步,Facebook是基于区块链加密的,我觉得技术上有一定的进步,但是我不觉得这是最主要的问题。其实美联储现在基本上是默许Facebook这样做的,但是你可以看到其他国家的央行,包括欧洲甚至是英国都有很大的担忧。先说Facebook自己想要做的话,它肯定得有很大意向把Libra做成真正的货币。

但是现在推的这一块还没有到这一步,现在Facebook也只能这样做,我觉得有一种可能性,当然Facebook跟美联储达到的默契就是Facebook至少能够把美元推到原来到不了的国家,比如说印度、巴西、非洲,而我们中国的支付宝其实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进入了这些国家。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他是想要补他在移动支付这块的弱势,然后希望嫁接美元,把美元的移动支付这块做起来。如果这真的成功的话,我觉得对世界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我们中国的移动支付在国内做得很成功,现在尤其在这些发展中国家在发展,我觉得会形成竞争。

刚刚王信局长也说了,我们要考虑到中国政府是不是也需要更多的支持,不光是在央行,前两年因为我们自己的移动支付好像做得不错,然后央行主要是在说央行的数字资产,我同意央行的数字资产要考虑,但是货币发行一定是一个央行或者是一个公私合营的过程。传统的货币其实是央行和商业银行合作发行的,所以我觉得中国也要支持下一步的,包括民营的,包括国有的金融科技,尤其在支付这一块向国际上的扩张,包括技术上的提升。我觉得最担忧的其实可能是一些小国家的央行,正好一周前,周小川前行长在我们科技金融局有一个很长的主旨演讲,他也讲了很多关于Libra的问题。在世界上最大的影响之一,这不是周行长讲的,他讲了美元化,很多国家的货币变成美元化,尤其是小国,因为他自己没有能力来发行自己的主权货币。我的感觉是,Libra出来之后会对很多小国家造成冲击,甚至会使他们的货币更美元化。

我觉得今后全球的货币格局肯定会有几大货币竞争,中国人民币肯定是有这个雄心的,但是现在因为我们中国自己的金融市场改革开放不到位,自己的内功做得不好,还不敢开放。所以最近几年人民币国际化其实已经步伐大大的放慢了。所以Libra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我觉得中国在这方面也要有紧迫感,一个就是刚刚前面几位也说了,我们中国自己的金融改革,国内的金融改革,不光是给小微企业贷款的问题,最主要是资本市场。当然中国也在做,比如说在科创板马上要推出来,主要是股市和债市,这块在美国是有非常强大的优势,包括衍生品这块。

中国现在其实主要还是依靠国有银行的体系,当然也有一些民间的,主要是做支付这块。但是支付是个最基础的金融设施,多层次的金融市场都没有建立起来,所以中国这块改革要加快。使得中国不光有一个基础设施,包括我们“一带一路”的战略需要人民币的支持。还有一块,即使在金融设施上也要有紧迫感。我觉得我们的民营企业过去这几年走出去这块还是很有力度,我们到全球去,当然不是所有的国家在美国,在很多的国家都可以用微信和支付宝支付,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但是下面会有竞争,我觉得我们的民营企业也需要在这方面能够有所提升。

主持人由曦:所以我们要有一种紧迫感。

张春:要有紧迫感,这个事情短期当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至少在支付这块的竞争马上就会出来。

主持人由曦:您提到的紧迫感马上就可以看到黄教授提到的弯道超车的问题。我们可以弯道超车别人,别人也可以弯道超车我们。请您对Libra发表一下您的看法。

黄益平:我记得英国有一个历史学家,是在哈佛教历史的。3月份他到北京来参加发展高层论坛的时候,我们喝咖啡他就说,一个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竞争,最终的绝对因素不是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而是他的金融力量。我觉得他讲得非常有道理,这个都可以看到,经济发展或者一个国家的实力,最后是由金融来决定的。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我觉得我们今天直接相关的就是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我刚才讨论的金融支持创新,你都不能支持创新,那金融就没发挥作用,国家就不可能强大。

说到Facebook这个事情,我觉得是另外一个事情,中国金融在国际金融体系当中的地位和作用。Facebook的事情刚才张春教授也说了很多,各有各的看法,现在也很难有一致的看法。我总体的判断是短期内要落地确实难度非常大。但是这个事情是一个真的事情,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我们不需要花太大的时间觉得明年行不行,或者后年行不行,没什么意义。

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个事情如果推开来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对我们来说最大的两个含义,第一个是国际支付,这一块我们原来想着也许有很多中国相关的电子钱包连成一片,但是这个跟打游机一样,一个根据地,一个根据地,很辛苦的打的。人家Facebook一下来,要真的把它搭建起来,也可能Facebook不成功,但是别的机构仍然会前赴后继做,J.P.摩根就在做。如果是这样的方案有一线成功的可能性,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重大的挑战。第二个就是国际货币体系,这个货币如果是真的流行开了,也许很多小国家都会用,因为你没有必要再用本身不太稳定的货币。但是我们人民币还能不能走出去呢?我们下一步还有没有机会。尤其你看到Facebook也好,J.P.摩根也好,也好他们的核心都是美元,所以他做成了之后对美元的巩固地位很有帮助,对他的地位有帮助,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刚才王信局长讲得非常好,我们过去因为考虑一些风险和特殊的因素把它限制住了,我仍然认为这样的考虑是对的。但现在这件事情提醒我们的是,我们不能因为为了防止那些防线,把自己锁在一个笼子里。我们根本就没有参加竞赛,所以赢不赢都不是我们,也可能最后的结果是谁都没成功,我们就可以继续往前走。只要谁有一线成功的可能性,就不会是我们。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策略是尽量控制我们所担心的这些风险因素的同时,我觉得还要坚定的拥抱形势。

由曦:谢谢黄教授。请黄教授分享一下。

贲圣林:我个人觉得第一是关于Libra的这件事情,一个是货币的背后是信用,法币的背后是国家信用。Facebook很有可能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他的企业信用可能比很多国家的主权信用其别还要高,这就是他潜在的一个优势。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为什么Facebook这次输了?我认为更多的是一个科技金融也好,如果说讲金融科技化,银行、保险那样的科技化,现在我们是科技公司涉足金融,我们蚂蚁金服、微众这些就属于科技金融化,如果说把全球的科技巨头放到同一个层面上来看,那科技金融化中国是完胜的。西方,也就是美国的科技巨头,亚马逊、Facebook、Google,在这方面几乎是空白。所以从企业层面来讲,这是西方科技巨头在对于科技金融化层面方面的一个历史性、标志性的事情。

这个对我们来讲挑战非常大。我们中国的银行很大,但是银行国际化程度我们也就是10%,人家好的都是50%-60%,甚至70%。我们的蚂蚁金服、阿里巴巴、腾讯,相比起我们的传统的金融机构的国际化程度更高,这只是跟我们中国相比,但是比起Facebook、Google、亚马逊,那我们的国际化还是远远不够的。正因为这样,Libra这件事情出现了,他刚开始说是以支付为主,但是大家都知道传统的金融的放弃支付这个需求,给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机会,所以如果说Facebook的Libra能够在全球27亿的社群中间建立这样的关系,那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具有挑战的。最后我个人认为Facebook做这件事情学习了毛泽东的理论,农村包围城市。因为我估计全球性的反响就是美国反而有点担心,因为美元已经是老大了。欧洲、法国、欧盟也比较担心,为什么呢?我欧元是第二大货币。像日本、英国比较谨慎,说要再研究研究,因为他们的货币江湖地位该是第三名、第四名,所以在谨慎观察。谁在拥抱呢?就瑞士,反正瑞士在现有的江湖说也没什么地位。所以农村包围城市这样的战略,会对全球治理、国家治理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由曦:请贝教授分享一下。

贝多广:刚才几位教授都讲得非常好,我补充一点。我的感觉当然完整去看,感觉是比较强大的货币。让我想到了穷爸爸是买股票的,富爸爸是发股票,我们穷人是用货币,最富的人发货币。现在Facebook想发货币,这是对所有国家的挑战,包括美国,他不是简单的支付,他跟我们的支付宝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支付宝是建立在银行范围内的,基本上中国90%以上的人都有支付宝,所有的支付宝开一个银行账户绑定,极少数农村,大概占到1%-2%是没有银行账户的,也可以开非常小额的支付。这次我们看了肯尼亚,人家的银行账户覆盖的老百姓是30%,但是他的支付账户覆盖了70%,他可以给你开一个手机账户来进行支付,这是进步的。今天Facebook要做的是发一个新的货币,它是挑战所有货币的,包括美元。这件事情在技术上完全有可能,但是他是闹剧,因为我们能看到的未来几十年当中,整个世界还是主权国家运营的社会,只要有主权国家存在,这个发货币的权利不会落到老百姓,不会落到公司。即使他如果有这个技术,在我了解的比如欧洲的老百姓不太喜欢数字支付,还是喜欢现金,因为这涉及到数据隐私。即使使用的话小额也到不了大数据计算这种程度。再加上周行长说的,全世界央行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洗钱的问题,就是恐怖主义的钱流来流去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重大的问题,我们可以把它掐住的。再讲一最关键的,挑战了主权国家的基本权益。所以我觉得短期内没戏。

由曦:非常感谢贝教授。还剩两个问题,请教授们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就可以了。第一个问题,请各位老师分析一下我们数字金融,因为在全球已经取得了领先优势,如何继续保持这个优势呢?

张春:我刚刚已经说了,我们现在其实只是一个很基础的东西,而且这个移动支付的技术刚刚比较好,如果说Libra出来了之后,它也有可能技术更高一点。然后我们金融上面有更多的层次,上层建设,刚刚讲的Libra其实就是支付,它只达到了货币的基础,甚至支付现在能拿到多少也不是很清楚。我再加一句,第三世界国家真的有可能会变成用这个货币,这里有信用产生。但是在美国国外,美联储也管不着,很多小的国家以后说不定就是一个货币,这个我觉得是全球治理中要考虑的,包括美元也许以后会有很大的需求量,因为它的境外要用很多的Libra,他要发很多的。其实还有两个技术问题,就是他的钱拿来是放在银行的。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