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区块链生态 查看内容
  • 593
  • 0
  • 分享到

浅谈电子证据的前世今生

2019-3-1 13:40

来源: 锌链接 作者: 陈海宁


浅谈电子证据的前世今生


电子证据在司法实践中早已出现,然而,被采信的较少,其硬伤在于真实性:容易被篡改、伪造,且不留痕迹。

美国最早于1970年的《金融秘密权利法》中对金融业计算机存储数据的保护做了规定,在随后的一系列法规条文中,也逐步确定了电子证据的形式与法律地位,然而,如何鉴定电子证据的真实性,一直难有明文规定,只能留给法院视情况而定。

在国内,电子证据最初作为视听资料使用,不过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这一定义显然不能满足司法实践中的实际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在判决中首次采用电子邮件作为证据,这是最早电子证据被采用的案例。

2005年,公安部发布的《公安机关电子数据鉴定规则》。2009年,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人民检察院电子证据鉴定程序规则(试行)》,对电子证据给出了明确的定义。

2012年,《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现后增加了电子数据这一种类,肯定了其独立于其他证据形式的法律地位。

2018年9月,最高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了电子证据的取证、举证、质证规则。

电子证据的法律地位逐步得到认可。

亦笔科技联合创始人马成龙对锌链接说,在网络信贷、消费金融、证券基金、交通物流等涉网业务,痛点主要包括:委托繁琐、取证困难、诉裁成本高周期长、司法机构线下处理能力有限。

京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钱颖刚向锌链接介绍电子取证流程,根据电子证据的种类,取证的方式也有所不同。如网络著作权侵权等,通常会通过公证的形式的将侵权证据进行固定。如果对证据真伪有争议的,也可以通过司法鉴定来证明与原件的一致性。

区块链的出现,使电子取证进入2.0模式。

2018年6月,杭州互联网法院首次采纳了应用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证据:杭州华泰一媒有限公司起诉深圳市道同科技有限公司未经许可转载其享有版权的作品,并通过保全网进行区块链存证,该案件一审认定被告侵权。

3个月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认可区块链作为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数据的技术手段。

在最高法院认可的背景之下,杭州、北京、广州三家互联网法院相继建立司法区块链。

2018年9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正式上线,这是国内第一条司法区块链,截至目前,其区块链存证业务总数约为74.29万条。3个月后,北京互联网法院也正式上线司法区块链“天平链”。

目前,广州互联网法院正在研制《可信电子证据管理平台介入与管理规范》,文件显示,区块链技术也将是平台重要的底层技术。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区块链主管、高级工程师相里朋告诉锌链接,目前,广州互联网法院已完成司法区块链标准体系的研制,下一步将加快推进基于区块链的可信电子证据管理平台系统建设。

他介绍,在生态中,联盟链节点包括互联网法院、政府类服务节点、司法类服务节点、运营商、国企央企、金融机构、区块链技术提供方以及其他可信节点,简言之,围绕互联网法院这一大节点,搭建一个联盟链,三大运营商作为管道,形成一个多方共同监督的生态,用区块链技术满足安全可控的要求。

除了互联网法院的司法区块链,其他具有司法效力的机构也正拥抱区块链。

2017年12月,亦笔科技联合微众银行、广州仲裁委建立“仲裁链”,并出具了业内首个裁决书。

马成龙介绍,以标的额为1万元的仲裁案件为例,ODRChain(亦笔科技的仲裁方案)处理一个案件的综合成本大概在200元,仲裁的周期在15天之内,相比传统的仲裁成本减去了90%,效率提升了50%以上,全程都是在线的。

除了线上证据收集,区块链技术还被杭州西湖检方首次运用于线下取证,办案人员通过取证设备自动生成包含时间、地点、数据格式、校验码等取证要素的取证报告,所有电子数据都会被直接上传至“法证链”。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