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首页 区块链生态 查看内容
  • 1843
  • 0
  • 分享到

比特币矿业:供需失衡背后隐匿巨大生存危机

2019-4-8 12:42

来源: 核财经 作者: Vincent

比特币矿业:供需失衡背后隐匿巨大生存危机


川西四月天,丰水期帷幕正徐徐拉开。张小康顶着淡淡的晨雾,驱车在山间小路上,耳畔山风呼啸而过……

折戟“矿难”后,他蛰伏了一冬,直到最近才重新振作起来。“随着比特币价格企稳与丰水期临近,我又起了挖矿的念想。”他说。

牛羊逐草,商人逐利。每年此时,意欲南迁的矿工均载着对低廉电价的渴望,跟张小康一样,急需在丰水期到来前谈妥托管矿场,以便适时向云、贵、川迁徙。眼下,这一幕正在上演。

不过,年初挟矿场自重者陡然生变,一改往日霸气“画风”,主动放下“身段”,纷纷打出“亲民”牌。张小康告诉核财经,“最近几天矿场频频喊单,不仅诚意十足,而且价格美丽。”这一反转显然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今年明显不同于往年的特点是,矿场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过剩。”莱比特矿池(btc.TOP)CEO江卓尔一语道破天机。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在弱肉强食的矿圈里,供求关系第一次出现失衡。接下来,矿场间竞争将升级,“价格战”厮杀在所难免。这让处于弱势群体的中小矿工突然成了香饽饽,他们掌握议价主动权,渴望奋力一搏。

矿场打响“价格战”

这几日,川西条条江河已波涛涌动,一个月后,将正式迎来丰水期。

“与我料想的不同,今年矿场招商信息在朋友圈刷屏了。”本欲“打翻身仗”的张小康心存疑虑,连日来奔波于川西各矿场之间,迟迟下不了决心。他坦言,已踌躇好几天了。

不仅如此,进入4月后,多个矿场几乎零利润招商。“四川丰水电托管价格在0.25元左右,今年在此基础还有议价空间。”矿场主刘星向核财经APP透露,如果矿工的矿机数量够多,电价还能优惠到0.22元左右。

核财经APP获悉,目前市场托管价整体呈下行趋势,导致矿工们并不急于敲定托管矿场,观望情绪较浓。江卓尔分析称,虽然去年币价一直在下跌,但矿场仍在持续不断的建设,其中,仅莱比特矿池新建矿场就可容纳15万台矿机。据他推测,这个丰水期将有80多万个机位的新建矿场完工,且不包括几百、几千个机位的小型矿场。由于矿场过剩,丰水电托管价格普降,而矿场又必须把和电站签约的电量用掉,甚至会出现矿场以成本电价接托管的情况。

在他看来,“火电成本是有下限的,而水电成本没有下限”,因此,很可能出现严重的价格战。

另外,龙池合伙人韩冰亦向核财经APP表示,目前头部矿场机位还很富裕,矿场托管价已触底。

关注到局势变化的张小康认为,今年丰水电托管价格较去年0.26-0.28元基础上下降了1到2分。

圈外人看来,1、2分差距并不明显,但在矿工身上却是一笔巨额开销。“电费在挖矿中占据70%的成本,如果有1 万台矿机,电价相差1分,一个月就多出7-8万元电费。”张小康说,“在丰水期,水电与火电价格有0.15元左右的差价,算下来一年有一千多万的成本差距。”

正因为如此,电价是矿工的生命线。

而供需失衡也让刘星走了一遭“30年河东,30年河西”的人生路。“去年丰水期,我们矿场4万个机位全部售罄。今年市场变了,到现在还有一多半待租。”他脸上写满了担忧和无奈。

天天矿业CEO柴华判断,今年无论矿工还是矿机均少于去年。“一是老旧矿机面临淘汰,像神马M3、阿瓦隆A741等淡出市场;二是去年底很多矿工抛售矿机后惨淡退场;三是部分矿工转战海外,一定程度上都减少了这次丰水期南迁的体量。”她说。

与此同时,RHY矿场负责人Flora Chen向核财经APP证实,因一些中东矿场可以拿到便宜的天然气电,矿机托管价格低至0.18元/度左右,已成功吸引一批矿工海外淘金。

为应对目前不利局势,刘星加大了招商力度。他不仅高薪挖来了一名销售,还通过微博、微信等打起了广告。但是,询价者寥寥,议价者更加稀少。

针对形势的变化,张小康踌躇满志,决心坐收渔利,静待托管价跌底。

迁徙矿工心存隐痛

近日,有媒体称,预计今年占全网30%的矿机将从新疆、内蒙等地南迁,约为100万台。江卓尔认为,这只是个保守数字。

不过,丰水期的买卖,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熟悉矿场迁徙门路的蔡亮向核财经APP算了一笔账。首先,从搬运费来说,每台矿机的运输成本大概在20元左右,一万台起搬,如果矿机较少或搬送两地过于偏僻,运输成本甚至会高达30元以上。其次,矿机迁徙要和时间赛跑,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拆卸、运输、安装,这一过程至少需要10-15天。在此期间,矿机停工,多耽误一天便多出上百万损失。另外,搬运过程中稍有差池,很容易导致老矿机损坏。这两年里,蔡亮的矿机破损率约在5%左右,算下来迁徙成本着实不低。

“虽然折腾,但如果能按照合同保证电力供给,也算值了。”相比之下,新晋矿工张小康的运气就差了很多。

去年此时,矿场机位紧俏,张小康的矿机进场不足半月,便遭到了以涨价为目的的各种刁难。

“断电、矿机故障、领导检查……妖蛾子总是层出不穷。”他表示,一旦上了“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让你一点脾气都没有。最终,他只能同意每度电价上调0.02元。

谈及此事,张小康一肚子的抱怨。“一台矿机每天的耗电量约在35度上下,0.02元差价使每台矿机每天增加了0.7元。”他对此耿耿于怀。

据核财经APP了解,以蚂蚁S9为例,该矿机有效算力14.5TH/s,矿机功耗1356W,矿池手续费约4%,电费每增加0.01元,挖矿收益就会降低15%。而当电费达到0.42元/KWh左右时,挖矿收益几乎为0。

老矿工蔡亮认为,张小康的经历绝非个例,自己也曾亲身经历过。“丰水期期间,如果‘甲方’有意加价,矿工基本没有抵抗力。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矿工是弱势群体。”他表示,除非关系够硬,否则挨宰是家常便饭。

今年,矿场过剩,矿场主的姿态放低了许多。数日前,在成都举办的一场矿业资源对接会上,矿场主齐聚而矿工却寥寥无几。张小康表示,晚宴中第一次受到了贵宾般待遇,矿场主一波接着一波轮番向他敬酒,好客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矿场主越热情,张小康的心里越没底。“现在,很多矿场以低价吸引矿工,但谁能保证,等矿机真正上架后,不会坐地起价呢?”他一边念叨着,一边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核财经APP,矿圈的坑不胜枚举,一不留神就要上交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的“学费”。

他还透露,今年较早敲定托管价格的矿工也关注到了价格变化,降价对他们而言并不公平,能否顺利变更尚不得而知。

囚徒困境下的“出路”

“挖矿已进入微利时代,未来生存处境会更为严酷。”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朱砝指出,丰水期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乐观,比特币矿业链条复杂,既包括芯片研发这种高精尖技术,又涉及电力资源的利益分割。

他进一步表示,挖矿是否盈利的三个核心要素为币价、算力和电费。2018年10月,比特币全网算力达到峰值53.33 EH/s。今年丰水期末段,预计全网算力会突破60EH/s。

这几日,张小康憋着一股子犟劲,徘徊在川西深山的矿场之间,誓要为600台蚂蚁S9矿机寻一个栖身之所。他认为,矿场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其背后的电价是否合规、供电是否稳定、矿场运营是否得力等都决定着合作最终成败。

而更不幸的是,行业洗牌正悄然来临。矿海会COO俞阳认为,2018是洗牌不懂风控的全年矿场,2019年开始洗牌中小规模矿场和新进场盲目扩张的新矿场主和矿工。

熊猫矿机销售总监梅超群对此深以为是。他告诉核财经APP,全网算力增加,挖矿难度会进一步提升,神马M3、蚂蚁S9、翼比特E9等老一代机型随全网算力增长将面临淘汰。

其言外之意,这将是张小康600台蚂蚁S9矿机的最后一战。

一位不愿具名的比特大陆销售人员透露,4月9日S17系列上市后,届时会对旧技术、高功耗、低产值的矿机形成替代效应。据比特大陆官方消息,S17系列三款新品S17 Pro、S17及T17将于4月9日在比特大陆官网现货开售。数据显示,蚂蚁矿机S17系列搭载比特大陆自主研发的第二代7nm芯片BM1397,并在电路结构和低功耗技术等方面进行了持续优化,芯片能效比低至30J/T,较上一代产品节能约28.6%。从性能参数上来说,对老旧矿机已成碾压之势。

“这个丰水期,很可能矿场和矿工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俞阳猜测,5至8月可能一部分中小规模的矿场和矿工还能勉强扛下来。但是,到了9、10月份,随着全网算力达到峰值,导致单个矿机收益减半,他们很可能会被挤兑出局。

事实上,比特币是一个基于算力的竞争游戏,中本聪创立比特币之初,就在网络中加入了“囚徒困境”,即比特币出块速率恒定(平均每10分钟被挖出一个区块,目前一个区块的挖矿奖金为12.5BTC),参与挖矿的矿机越多,全网算力越大,单台矿机收益便会越少。

不难看出,丰水期到来后,涌入挖矿市场的矿工增加,收益不涨反跌。作为一个比特币矿工,想要获得更多的比特币,就要有更大的算力与全网算力进行竞争。而张小康告诉核财经APP,去年初入场时,花了高价买入蚂蚁S9矿机,目前不仅血本无归,还举债千万,根本无力承担大批新机的购置。

“也许,比特币价格持续上涨会拯救我。”几番思量,张小康似乎只有币价上涨这一根救命稻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小康、刘星、蔡亮为化名)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链门户的观点,链门户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41927519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